40歲以上的人提起雞毛撢子,第一印象不是撢灰塵,而是鄉下合院埕、眷村巷子口,那些調皮孩子被打得哇哇討饒的畫面。彰化豐澤村曾是全國第一的雞毛撢子生產地,如今只剩下寥寥幾家還在製作,而完全遵照傳統、一片片親手粘纏羽毛的陳忠露夫婦,已是台灣最後職人。

分明是深冬時節,彰化的太陽卻暖得讓人想捲起袖管揮汗。一串串雞毛撢子在明燦耀眼的陽光下昂首挺立,鳥羽隨風閃動著華麗光澤,蓬勃的生命力,讓人幾乎忘卻它們是長年被擺在行李箱裡的安靜角色。儘管塑膠、絨布各種除塵工具不停推陳出新,但羽毛有天然油脂不會吸附細塵,又有不易產生靜電的特色,環保自然的雞毛撢子,仍是許多愛車族必備的好幫手。

台灣最後的雞毛撢職人!70歲仍堅持親手製作,想讓顧客用一輩子
三合院老厝裡滿滿的都是雞毛撢子,時常吸引來自各地的遊人駐足。

一樣手工兩樣情

漫步在豐澤村多座保存良好的閩式合院之間,磚瓦牆旁的雞毛撢子經過陽光浴後,準備送往各地五金行與傳統市場。雞毛撢子無法使用機械製作,但農村人力流失嚴重,目前全村僅餘3間勉強維持,為了承接量產訂單,新式做法採用中國預先以針線串好的羽毛片半成品,將木棍刷上白膠後、快速捲動讓羽片旋轉黏上,熟練的人平均2分鐘就可以捲好一支,但使用時也須輕柔,以免不小心就讓羽毛與灰塵齊飛。

年逾70的陳忠露夫婦,從國中畢業就開始跟著父執輩學習製作雞毛撢子,那是豐澤村的光輝年代,如今,卻只剩下陳忠露和妻子還維持傳承了超過一甲子的老方法,慢工出細活,一天大約只能製作20來支左右。磚造的三合院老厝裡,陳忠露夫妻赤腳踩著棉線,左手轉動木軸棒、右手熟練地挑撿出合適羽毛,將雞羽一片一片黏上木棒,同時轉動木軸放鬆腳板、讓棉線緊緊纏繞住雞毛,一層一層緩緩疊就,蓬鬆到可以垂墜的羽毛之間幾乎看不到縫隙,華麗貴氣的靛紫色羽毛彷彿還有生命似的。

一支雞毛撢 一輩子的燦陽祝福

他們製作的雞毛撢子,細分為雞尾、雞背、雞腹不同部位的羽毛,公雞的羽毛亮麗纖巧富有彈性,可以讓灰頭土臉的愛車煥然一新;母雞的羽毛則輕柔圓潤,很適合拂拭名貴瓷器或藝術品。除了漂亮耐用的大支雞毛撢子,陳忠露也開發了小巧可愛的迷你雞毛撢子,原本是聽來訪大學生的建議,為掃除電腦鍵盤灰塵而設計,沒想到意外成為辦公室的另類療癒小物,受到很多年輕人的喜愛。

古早年代嫁女兒12禮或入厝賀禮中常有雞毛撢子,取閩南語「起家」的祝福諧音。陳忠露一臉孩子般的笑容,靦腆又驕傲地說,隔壁庄頭70幾歲已當曾祖母的老太太,當年陪嫁那一支竟用到現在,正是陳忠露父親製作的!陳忠露一邊順撫整理陽光下的雞毛撢子,眼神卻溫柔得像是在看孫子:「要常曬太陽啦!洗的時候不要整支浸水,羽毛不會怕水,沖一沖、經常用,隔幾天曬太陽,越曬越漂亮,用幾十年也不會壞掉。」

台灣最後的雞毛撢職人!70歲仍堅持親手製作,想讓顧客用一輩子
慢工出細活,用傳承超過一甲子的老方法,每天只能製作約20 多支成品。

台灣最珍貴的職人精神

慕名而來的遊客、校外教學、攝影社團絡繹於途,陳忠露夫妻另有廣達九分地(近3000坪)的耕作農忙,但只要接到預約電話,兩人就會放下手邊農事,熱情地接待解說、親自示範。

面對子孫無意傳承這項絕活,陳忠露看得十分坦然:「上班一個月好幾萬,我們這種賺不到啦,年輕人都去城市上班了,我們兩老有閒加減做來交朋友,就很趣味。」在陳忠露夫妻倆人的情懷裡,只想把雞毛撢子做得堅固耐用、漂亮妥切,賣出去最好讓人用上一輩子,完全不思量收益的平衡。

如此尊貴的職人之心無須遠慕日本民藝大師柳宗理,在彰化豐澤村的純樸磚屋之中,兩位老人家的真情流露,正是台灣最寶貴的職人精神。

台灣最後的雞毛撢職人!70歲仍堅持親手製作,想讓顧客用一輩子
彰化豐澤村的陳忠露先生是台灣僅存的雞毛撢子老師傅。

※ 精彩全文,請詳見《La Vie》
※ 本文由LaVie 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