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學離開外商之後,做了8年獵頭顧問,主要是幫大企業獵才中高階主管,常常需要花時間密室會談,了解被相中的人才對職涯發展的規畫與期待,他們都是社會上的頂尖精英,職銜漂亮、薪資優渥,全世界飛來飛去,人生過得精彩絕倫。不過我仍然不信邪,心想他們一定有美中不足之處,於是問同學他們最普遍的缺點是什麼,竟然得到這麼一個答案:

「不了解自己!不接受自己!」他接著說:「因為自我覺察力不夠,總是給自己設定了一個錯誤的期待。」

而,這就是鬱悶的開始。對此,我有深深的感受,因為最近有一位客戶就是這樣,我花了點時間和力氣讓他覺得不那麼鬱悶。

—我的得分,怎麼可能輸給屬下?

他們公司是一家高科技企業,全體員工做了一項性格測驗,他的結果報告顯示團隊合作95分,獨立作業62分,他非常不能接受,覺得自己怎麼可能在獨立作業這一項性格上低空飛過?這不就表示他自己沒有能力,績效表現全靠屬下幫襯。

「我是業務出身,15年前一個人單槍匹馬,上山下海,拿過很多大案子,怎麼可能沒有獨立作業能力?」

性格,其實沒有優劣與高下之分,一個人如果在某項性格拿高分,在反面的性格就會低分,比如創意力強,在細心度上就弱下來,這個結果顯示性格是一體兩面,拿到的分數有高有低說起來是比較「正常」。想想看,如果一個人在各項的正反面性格都全部拿高分,是非常可怕的事,因為他可能要人格分裂、精神耗弱。

可是,因為我們從小在各種考試中長大,被要求拿高分,所以即使做性格測驗,一般人仍然很難從分數的陰影中走出來,尤其競爭性格的高階主管,當看到自己有些分數不高或低於屬下時,特別難以接受,第一個直覺會認為測驗不準。

—不願意接受這樣的自己

我就告訴他,15年前他是業務,如果團隊合作的性格高過於獨立作業,那麼他鐵定是無法勝任,也爬不到這個高位;可是今天他是一位高階主管,領導數十名屬下,講究的是溝通協調、動員調度、整合資源,必須靠眾志成城,所以團隊合作的性格拿高分代表他轉型成功,也表示他目前勝任愉快。

後來經我了解,這位主管力爭上游,個性好強,在每個領域都要勝出,而且進退得體,即使在言行上也絕對不失分寸,力求完美,因此當他在性格測驗有些項目得分不理想時,那種排斥感可想而知。

測驗目的是了解自己,很多人在拿到報告之後,第一個反應是「不準」,其實不是不準,而是「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

在我們的價值判斷裡,性格有好壞有高下之分,認為有些性格會讓人成功,有些會讓人走向失敗,所以我們極力去扭曲性格,做得很像主流價值欣賞的人,可是其實我們並不快樂,老實說也做得不好,最後也沒有預期的成功。

我也曾經排斥真正的自己,過得鬱悶不快樂。

—性格沒有缺點,它只是鏡子沒照到的另一面

從小我就不愛說話,很多場合都很緊張,不知道該說什麼得好。考上政大新聞系後更慘,全班都是積極求表現、一個勁兒說不停的活躍份子,相較於他們,我渾身上下看起來就是土和呆,於是自卑的縮回角落裡,安安靜靜過完大學四年。

畢業後,到兩大報工作,那時能進兩大報都是校園風雲人物,辦校刊、搞活動、選會長等無一不來,因此我的嘴拙缺點再度放大。同事聚會時,都要特別點名我發言,否則他們會發現我可以消音一整個晚上。

不論是大學或職場,周圍都是很會說話的人,我覺得他們好棒,任何場合都可以自然的發言,自在的表現自己。而坊間也不斷推出新書,教你說話讓自己更成功,讓別人更喜歡你,那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這輩子注定失敗了!

當眼裡只看到別人的優點時,會忘了自己也有優點。我不會說,但是很會寫,去年底開始定位自己是作家,努力寫文章之後,發現用寫作表達更暢快,終於可以接受嘴拙的本性,不再扭曲性格迎合這個世界,心裡落實多了。至於說話這件事,就交由會說話的人來做,他會做得比我好,而我只要單純享受寫作的快樂。

了解自己之後,更要能接受自己。上帝讓一個人在某個性格是強項,反向性格就會是弱項,這樣人生才會獲致平衡,也才會跳出一個焦點讓你專注努力,最終才能有所成就。享受你那與生俱來的強項,也接受你那別無分號的弱項,不要連性格這件事也要每一項都拿高分,饒了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