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憲兵違法搜查一案,「民人」這個詞大量出現在媒體報導之中。許多沒當過兵的台灣人對這個詞大感新奇,不過「民人」其實指的就是「軍人以外的人」。軍人認為這個詞相對於「(死)老百姓」要來得中性,所以在許多內部場合都用這個詞來代稱一般的國民。

但這個詞真是道德中性的嗎?只怕事情不是「非民人」想像的那麼簡單。

或許是因為軍教片看多了,不少台灣人認為軍隊常以「(死)老百姓」一詞來稱呼其他國民,但在軍方官式語言中,多數還是使用「民眾」「居民」「全民」等常見詞彙,要提到「百姓」,也是「全國百姓」「(某地區)百姓」,而不會是「(死)老百姓」。

但在軍令口語中,像是新訓中心,的確還是會有「你死老百姓呀!」這種古典風的用法,但並不常見。居於口語主流的,還是「民人」一詞。

這個詞大概是從「軍民一家」的對立概念發展而來,有「軍人」,相對來說的「另一批人」就是「民人」了。

「民人」一詞在軍中很常用到,像是「你們出去不要酒醉駕車!如果酒醉駕車和民人發生事故,你們就死定了!」「最近營區外有民人小蜜蜂在兜售食物和飲料,旅部在這邊統一律定禁止向他們購買!」「最近有民人衝擊營區,我們要加強大門衛哨安檢。」等等。

民人之所以常被使用,是因為這個詞感覺相對中性,比較沒有「百姓」一詞的居高臨下意(百姓是和君王、官員相對的概念),和軍人又是對等區隔,概念明確。但使用這個詞,卻有幾個倫理學上的疑慮。

第一,這個詞是在軍民二元區分的概念之下,而這種二元區分方法在概念上很可能是不恰當的。

軍人只是一種社會角色,是「(公)民」可從事職業中的一種,因此「民」的概念其實「大於且包括」軍人,是以「軍人/民人」的二元區分法就不夠準確,會讓軍人誤以為自己是外於社會的一種存在,這可能讓軍人在進行道德判斷時,產生自外於社會道德體制的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