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許瑋甯時,生澀還寫在臉上,長得美但少了氣場。幾年過去,一路上跌撞碰壁的她,靠自己撞出一條路,身上的傷痕讓她更顯自信與從容。現在的她,椅子上一靠便是戲,便是魅力,那是裝不出來的。

女人般性感

在瑋甯的記憶裡,媽媽很性感,但是較具侵略性的那種,很習慣展露女人的優勢。她欣賞《逃學威龍》裡的朱茵,《第六感奇緣之人魚傳說》裡的鍾麗緹,自然健康的外表,甜美的笑容,雖不能一眼奪目,卻引人回味,「性感還是要包裝在優雅裡面,不能讓人家一眼看透,應該讓人家去感受而不是直接攻擊的。」瑋甯說。

性感是演不來的

這樣從容的自信感並非與生俱來,「國中、高中比較沒自信,以前比較肉,長得又跟人家不一樣,覺得自己長得很奇怪,那一段時間反而常駝背,不想要讓人家注意,最好忽視我的存在,小時候是這樣子的。現在呢,覺得自信不是來自外表,心裡面的東西也是很重要的,像是工作專業,自然會流露自信的感覺,那很吸引人,但演不出來。

戲裡面,瑋甯很少挑戰性感的角色,甚至找上門的角色個性都很單一, 直到一連演了《相愛的七種設計》、《想飛》、《失控的謊言》等電影,才讓人見到瑋甯如水似火,多變的一面,「《相愛的七種設計》裡面跟莫子儀那一段Hotel的戲讓我印象深刻,那是一種很性感、赤裸的感覺。可是,某些人卻說《想飛》裡的謝欣怡,那種乾乾淨淨的狀態也很吸引人,我很難說哪一塊是性感的,有時往往不刻意的東西,大家覺得才有吸引力。像是還沒上映的《失控的謊言》,就有很多是在居家的鏡頭,可能隨意用鯊魚夾、頭髮四散或是穿著舒適的棉褲、T-shirt,也很讓人想入非非,不是嗎?」許瑋甯笑說。

瑋甯接著說,演員要能夠詮釋很多種的狀態、神情、風情,擁有性感的狀態是必需,詮釋角色時,才能散發魅力。

重返單身的感性告白》許瑋甯:很多東西過了就過了,反覆去想只會變得更腐敗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男人般強悍

瑋甯出社會早,從小就習慣要照顧家人,承擔一些在她年紀不需面對的問題。所以很多時候,她很Man,很能照顧自己,出國扛行李,修燈泡,通水管,照顧弟妹很早就內建她的腦子身體裡。

她堅強的特質,很明顯表現在工作上。瑋甯10年前開始演戲,開始時大家並不認為她能演,或是說,只能演某些角色。經紀人仍記得當時怎麼起步的,她們兩個不停去見製作人、導演,拜託甚至用求的,只想得到一個角色,「瑋甯甚至說只要肯給她機會,中途覺得她不好隨時把她換掉都沒關係。」經紀人說。 然而仍有許多人不相信她能演,直接打了回票,那段時間,她不停地碰壁,跌倒,再爬起來。

瑋甯說:「開始演戲時遇到角色瓶頸,到自己真正想要專心演戲的時候又碰到撞牆期。我永遠記得那段時間,拚了命往前衝卻被打退。我不怕被換掉,因為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夠好,最怕的是,對方連機會都不給。事過境遷,現在想想這些東西也不是自己能決定的,決定權永遠在別人手上,你只能做好自己要做的事情。當下一定會很生氣,會想問,為什麼我不行?可是現在想一想,沒有為什麼,你永遠沒辦法改變某些事情,做好自己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