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讀到一位作家的專訪,談到了一個很有趣的概念:許多人以為,作家是腦子裡裝滿各種故事的人,因此創作源源不絕。但真實的情況是,因為大家知道他是作家,所以常常會告訴他各式各樣的故事,給予他許多素材,他只要彙整資料寫成文章即可!就像記者不一定每條新聞都是自己挖來的,許多人自然會找他們爆料!

自從我有了職場作家的身分後,就常有朋友跟我分享職場的種種,除了為我增添許多創作題材,也幫助我從每個個案中釐清一些有趣的事情。像我今天要來分享的,就是在職場中抱怨很常見,但什麼樣的人擁有最深的「怨念」?

嫌薪資福利不佳的人?不是。工作壓力超大的人,也不是。與同事老闆處不來的人?嗯,還有更慘的。那就是,很努力盡到本分,工作表現不俗,卻不被老闆認同的人!這些年來,我覺得心理最不能平衡的,就是這樣的人。

他們堪稱職場上的「李奧納多.皮卡丘」:每部作品表現都不俗,也受到客戶同事的喜愛,但付出多年,他們心心念念的那座奧斯卡獎(老闆的重用與認同),卻總是頒給別人。每次精心準備的得獎致詞,總是無法派上用場。平時工作表現不佳也就算了,明明是十分稱職優秀的員工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相較於公司裡那些得過且過混日子的人,職場李奧納多實在優秀太多了,他們非常敬業,更別說責任感,做事情總是細心踏實,少有錯誤,說他們是100分的員工也不為過(甚至老闆也不否認)。但是當公司有重要專案或職位釋出,職場李奧納多一定入圍,但絕對不會得獎。反倒是平常表現80分上下的員工(表示工作表現不盡完美),卻能在這關鍵時刻勝出,這到底是為什麼?

其實我也一直沒搞懂,直到前幾天整理相片,看到以前與紐約同事的合照,才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我覺得癥結在於,這些充滿怨念的人,太喜歡「畫線」了!說個例子你就懂了。

我在紐約工作時,有位工程師前輩跟我不錯。他能力非常強,人也很隨和,但我一直納悶為何他的年紀比我大10多歲,卻仍在基層打滾。直到後來我自己升上主管,開始交辦任務給他時,我才恍然大悟。

每次給他任務,我會花較多時間解釋背後的原委,我相信這會對他的工作有所幫助(這也是其他老外主管的做法)。但我發現,在禮貌地聽完我的陳述之後,他往往迫不及待地問我:這個任務的Input(我提供給他的資料)與Output(他該有的產出)是什麼。提出這個無可厚非,但我們是一個顧問團隊,常常要解決很抽象複雜的問題,有時很難定義明確的input與output,身為主管,我希望能借重他的專業經驗,告訴我怎麼做最好。於是我花更多時間解釋整件事情背後的緣起與目的,最後他受不了了,就說:Bryan,我必須知道明確的工作定義(Job Description),否則我無法開始工作。於是我只好摸摸鼻子,去尋求其他同事的意見。

憑良心講,我不能說這位前輩有錯!因為我是主管,把工作釐清再交給成員原本就是我的責任。但我想說的是,一接到任務,就習慣性把「主管責任」與「我的責任」畫清界線的心態,其實困住的往往是自己。

為何職場裡怨念最深的員工,往往是克盡本分,用力付出的人?

我在「尋找天賦與熱情的系統化做法」演講大力強調,工業時代留下來的「線性思維」是阻礙我們自由思考的最大障礙!父母師長常提醒我們,要克盡「本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話是沒錯,但在我們這個網路時代,誰能說清楚「本分」的範圍?誰又能清楚定義每個「角色」呢?除非你在非常傳統的工廠當作業員,每天做著可以被機械人或印度人取代的工作(本分與角色都清楚到不行),否則,能否幫助大家解決問題,才是最重要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