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說過,想要解放社會的話,你需要的,其實只是網路。」戈寧說道,「我錯了。」

戈寧(Wael Ghonim)是Google中東及北非地區行銷經理,更是阿拉伯之春的重要推手。在2011年底,他甚至被美國《時代》雜誌評選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100人」之一。

在2011年埃及反政府示威時,他認為網路可以改變世界;然而,經過幾年的沉潛,戈寧有了不一樣的想法。也因此,在2015年底,戈寧在TED演講中,跟大家分享了他的反思與改變。

社群媒體將我們團結在一起,也將我們撕裂

「我在2011年時,匿名建立了一個臉書專頁。後來,這個專頁引發了埃及革命。」戈寧說道,「然而,阿拉伯之春展示了社群媒體的巨大潛力,也同時暴露了它最大缺點:這個讓我們團結在一起,推翻獨裁者的工具,最終也將我們撕裂。」

後革命時代的事件,就像胸口挨的重拳

他回憶道:「2011年,穆巴拉克被迫下台時,是我人生中最激動的時刻。那是懷抱偉大希望的時刻。在革命時的18天裏,埃及人活在烏托邦中,我們有同樣的信仰,相信大家可以求同存異地生活在一起。我們相信,穆巴拉克之後的埃及,將是和平包容的國度。」

「但不幸的是,後革命時代的事件,就像胸口挨的重拳。」戈寧說道,「歡快逐漸消失,我們未能成功達成共識,政治鬥爭也越演越烈。而社群媒體做的,卻只是放大言論、傳播錯誤的信息、重覆高喊口號,並散播仇恨言論。在這種情況下,軍隊支持者和伊斯蘭教主義者越來越兩極化,讓立場較為中立的人感到無助:兩個集團都希望你站在他們一邊,你不是夥伴,就是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