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安迪沃荷說的,如果每個人都有15分鐘的時間可以成名,那麼,你是否成功掌握住每個讓自己發光發熱的時刻呢?」

這是李思源,一代戲劇大師李國修之子,一個形容自己從小連麥克風拿都拿不穩、只敢低頭默默不知所云的大男孩,給曾經害羞到不行的自己的勉勵。

他在23歲時完成了父親身後給他的一份「人生作業」《極光之愛》,不單傳承了老爸的舞台劇作品「北極之光」、榮膺2014年金馬影展開幕片;這部電影作品同時也是李思源以新蛻編導之姿,向已故父親致敬,也為自己留學六年來所淬鍊出的寂寞、熱情與夢想,寫下夢想起飛的註腳。

驕傲的眼淚 灌溉留學大志

「留學,對於才13歲的國中生來說,需要多大的勇氣呢?」李思源回想起那個一升上國一就出國的小學死黨,讓三個男生躲在學校廁所、圍著一支手機哭成一團,向遠方已在機場候機的朋友道別。面對時不時就有教官管束的國中新生活、死黨的離開,13歲的他,第一次萌生留學的念頭,只因為「自己好像一步也沒有動」。

想法萌芽,但卻缺乏勇氣行動。當時的李思源抱著莫名的恐懼與擔心,想對父親開口又不敢開口;他在看著電視的父親身旁默默地坐了20分鐘才終於說:「爸,你當初是如何找到自己的?」李思源說,沒想到那個嚴肅的父親笑了,還對他說了一個「自己一走就是40年」的舞台表演源起小故事,接著告訴兒子:「別擔心!現在擔心還太早,先找到自己的興趣,再立定志向!機會遲早會出現的!」

李思源忘不了那天與父親對話時的場景與細節,他說父親「很感動」,因為那是一場人生必經的「父子對談」,而他與父親的「父子對談」,就在13歲那年完成了。2年後,「機會」果然出現,那一年李安以《斷背山》得了第78屆奧斯卡金像獎,正值叛逆期的李思源看到父母不但專注地看電視轉播中李安的得獎致詞,還驚叫歡呼,雙雙留下了「眼淚」。他十分詫異。

他說:「那是友情之間驕傲的眼淚,身為朋友感到欣慰的眼淚,不只是因為李安成為台灣之光而已,而是我的父母太清楚,這是給一個『為夢想吃過苦的人』的禮物。」李思源當下看到「母親的眼淚」,體會到那是一種「能認識你真好」而且“I’m proud of you.”的「驕傲的眼淚」。他終於下定決心,想出國學電影,成為那個令家人感到驕傲的人,將來讓母親也為他留下驕傲的眼淚。

留學 原來是面對自己的過程

肩負深愛自己的家人的期望,李思源在15歲那年,隻身前往加拿大河岸中學(Riverside Secondary School)讀書,他說:「留學最困難的,不是語言、不是環境,而是懂得面對自己的寂寞。」從康橋雙語學校畢業的李思源說,自己身邊不乏出國留學回來的朋友,但他發現:「到了留學現場因無法面對寂寞,而選擇直接放棄的人,大有人在。」且不光如此,周遭還可能充滿「陷阱」,「那陷阱會令你安於處在舒適的環境中,不思進步。」

為了「對自己負責」,高中時期的李思源就開始瘋狂選修「華人不敢修的課」,像是電影、舞台劇,這些必須「敢講英文」、「自己表演」的課程;另一方面,他也特地搬到「必須講英語」的寄宿家庭,好拓展自己的外籍朋友圈。課餘時間,他甚至不停反覆看《六人行》(Friends)影集,他說:「因為想融入當地,真的恨不得自己英文進步更快,所以一集Friends我可以重播30遍。」

李思源坦言,其實留學第三年的自己也曾經「學壞了」,學會了快樂與墮落。他一邊翹課,一邊也把自己每天的心情記錄下來,最後因為個人日記呈現的好文筆,因緣出版了人生中的第一本書《為夢想流的五種眼淚》。

他回想:「當時因為高中差點不能畢業,父親也曾氣到叫我『回來當兵!』」但夢想未竟的李思源不甘就此回台灣;他寫信與父母溝通、檢視自己,才發現自己是「一時失去獨自面對寂寞的能力」,而留學這件事,原來總歸一句,就是「面對自己」的過程。

「當你對什麼都無所謂了,不問自己害怕什麼,所有的目標、夢想,也將隨之變得一點也無所謂!」李思源認為,「自制力」是當留學生必備的條件之一。

珍惜五輩子修來的福 把「自己」說出去

後來繼續在美國舊金山藝術大學學電影編導的李思源進一步分享,「在當地跟同學互動、學拍電影的過程」是相當珍貴的體驗。「你得自己去找團隊,而且大家各司其職,扮演好自己的專業角色,每個人的專業都能受到尊重、累積,不會因為身分是錄音師、或是導演,而受到不同的待遇。」這也是目標從事編導工作的李思源想要提倡的做法。

李思源形容,若夫妻結為連理是三輩子修來的福,那麼能找到一起拍電影的夥伴,就是五輩子修來的福氣!他說:「當大家誰也不認識誰,卻必須相信這是一部可以公諸於世的作品,一同觸動情緒、跟隨著你,那是多不容易的緣分!」直到今天,在美國學拍電影的種種歷練,雖還只是學生作品,卻醞釀了李思源勇於創新的學習養分。

在美國學電影,英文能力需要有多好?自認英文不算特別好的李思源說:「英文就像車子一樣,是工具,有強弱,但夠用就好。如果花太多時間加強語言技巧,就會喪失與他人溝通的機會。

他認為:「所謂夠用,就是要有足夠的能力去呈現自己的專業、銷售自己的能力。所以學表演的,得學會情緒方面的英語用詞,至於學醫、學法律的,那英文自然一定是要更好的了!」

選一個城市 不畏他人眼光、忘情學習

去年一整年幾乎忙於《極光之愛》的後續宣傳,如今終於暫時忙一段落。現在的李思源一邊忙著中廣學苑於2月推出的全新課程「表演戲劇營」,一邊也忙著繼續出國進修的計畫。認為留學抉擇必須考量「城市」大於「學校」的李思源說:「我還想去紐約看看百老匯,讓自己去感受、碰撞那城市的氣質與流動。」

他笑著感嘆:「當初很幸運地只憑簡單的英語面談就去讀大學了,雖然不用上ESL課程,但我卻因此沒考托福。」李思源認為,托福是申請美國大學必備的英語能力證明,所以還是及早準備更好。雖然未必需要藉學歷文憑證明些什麼,「但我對自己說,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啊!」

學習,確實不一定得出國,但你一定得擁有「不在乎他人眼光」的毅力,堅持為夢想而學該學的事物。李思源如此勉勵他人與自己。

「生活是一本書,而自己是第一頁」,李思源把父親送給自己的一句話,分享給與「曾經的他」一樣對未來感到迷惘或踟躕的台灣年輕學子,「一定要先讀懂自己,往後的決定才能有條有理。」至於「信仰」在哪裡,想為自己留下些什麼,得由「你」自己決定!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TOEFL WORLD 托福世界誌》No. 05

【職場紅人系列講座】從簡報、口說到會議,挑戰年薪百萬的英語實戰力!詳情:http://bw.businessweekly.com.tw/event/2016/toe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