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朋友向我辭行,要回美國去了。我很驚訝,因為他才在學校附近買了房子。他苦笑說:「沒辦法,不想讓孩子重蹈我的覆轍。」

原來他從小到大讀書一帆風順,不曾考過第一名以外的名次,進入醫學院後,發現全班都是各地的第一名,他雖全力衝刺,仍然考不過別人。從不曾嘗過失敗滋味的他,不能理解「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幾次考不好,自信心喪失後,精神就崩潰了,後來轉念化學。出國後,雖然順利的成家立業,卻一直快樂不起來。

他兒子念小學時,鄰居們組織了一個棒球隊,在附近的公園練習,爸爸們義務做教練,他礙於情面,不得不參加。在練球過程中,他發現他的獨生子一開始不能接受失敗,一輸球就會哭、發脾氣,不肯再去練球。但是鄰居孩子會一直來叫,勉強去了幾次以後,孩子開始了解比賽一定有輸贏,慢慢接受「這就是人生」的事實。

從球賽學習團隊合作

有時候打完球,漏接球的孩子會被隊友指責,這時教練就會說:「你能保證你自己永遠不漏接嗎?你今天指責他,下次可能就換他指責你了。」教練教他們「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的道理,事情一過去就放下,才不會影響打球的心情。孩子從經驗中學會不去責怪別人,勝不驕、敗不餒的運動員精神。同時,球賽是團隊賽,必須每個球員都盡力作出他最好的表現,同心協力,團隊才會贏。

這種團隊精神正是二十一世紀職場所必須要有的態度。朋友開始熱中送孩子去打球,也後悔自己小時候所有時間都花在考第一名上,沒有去外面跟同學玩,使他失去成長中重要的歡樂與生活中的學習。

回台後,他積極想組織球隊,卻發現國二的學生根本沒有時間運動,更不要說找出大家共同的時間去練球。家長和老師也都看不到運動對孩子身心發展的重要性,雖然他一直強調運動使大腦分泌多巴胺,這個正向的神經傳導物質,可以減少國中生的憂鬱症;打球可以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朋友是人生旅途的助力,好朋友更可以紓發課業所造成的壓力,增加孩子的抗壓力。但是一切都敵不過升學的現實,他即使要出錢出力,也找不到願意來練球的孩子。

運動員精神不被認同

他孩子「只要盡了力,不在乎輸贏(成績)」的運動員精神,在台灣變成異類,被評為「吊兒郎當」。他不願孩子學到踩著別人的頭往上爬、自私自利的人生態度,又無力改變現狀,只好辭職回去美國。

他告訴我,醫學院沒念成的陰影到現在都沒有走出來,始終覺得人生少了一塊。他要他的孩子早早從運動中練習如何接受失敗而不氣餒,建立他正確的人生觀。

我聽了很感嘆,人生最不重要的就是功課,出了社會後,誰管你是第幾名?我們卻為了功課,失去了培養孩子接受挫折、團隊精神、人際關係的機會。

但丁(Dante,1265-1321)說:「道德可以彌補智慧的缺點,智慧永遠沒有辦法填補道德的空白。」我們一再為課業而犧牲孩子人格成長的機會,沒有想過一個不曾嘗過失敗滋味(或是,更符合台灣現況一點的說,一個不曾嘗過成功滋味)的孩子,他的人生會是怎樣的呢?我們應該及早讓孩子知道世事有贏有輸,勝敗是兵家常事,不足掛齒,更不值為此而否定自己,賠上一生。

書籍簡介

歡樂學習,理所當然:教育必須擁有童年的笑容
作者:洪蘭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08/10/31

洪蘭

加州大學實驗心理學博士。曾在耶魯大學哈斯金實驗室及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神經科接受博士後訓練,後進入聖地牙哥沙克生物研究所任研究員,並於加州大學河濱校區擔任研究教授。一九九二年回台任教於中正大學心理所;目前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及陽明大學神經科研究所教授。

洪教授課餘致力於科普書藉的翻譯工作,曾翻譯二十餘本生物科技及心理學方面的好書。近年來有感於教育是國家的根本,而閱讀是教育的根本,更致力於閱讀習慣的推廣,曾去過台灣大大小小近一千所的中小學作推廣閱讀的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