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禮拜我把洗好的衣服晾乾時,女兒過來「幫忙」把剛晾好的衣服拿起來,表示她想要參與。雖然女兒越幫使我越忙,但我還是非常鼓勵她「幫忙」做家事。

女兒想幫忙,其實是因為接近兩歲的小孩很想要參與父母的生活,為了避免給她挫折感,我們就鼓勵她幫忙,也順便可以養成做家事的好習慣。

晾好衣服,我就跟她說:「哇~妳好棒!謝謝妳!」,女兒一聽到我的誇獎,嘴巴笑的超開心的。

過了幾天,我太太請我女兒幫忙把桌上的東西拿到廚房,放好之後,我太太就開始誇獎寶貝女兒:「哇~幫忙媽媽,妳好孝順喔!」

我們想要表達同樣的意思,但是用的台詞卻非常不一樣,我鼓勵女兒時只講一個「謝謝」,但是太太卻強調女兒很「孝順」。

我們夫妻不同的誇獎,反映我們兩人對親子關係的不同看法,不同之處也可以從我們在台灣辦婚禮的習俗看出來。

我們在台灣的婚禮,有兩個最關鍵的儀式:「奉茶」與「拜別父母」。「奉茶」是妻子為了丈夫的長輩「奉」一杯茶,表示她之後會孝順丈夫家裡的長輩,長輩們接受這杯茶,也代表接受了家裡新的媳婦。

「拜別父母」是針對妻子的父母,女兒感謝自己的爸爸媽媽將她出生養大,並且感謝爸媽給她很好的教育。太太拜別父母時掉了不少眼淚,這個儀式,是我們婚禮最感動的時刻。

在我看來,婚禮的儀式也顯示台灣人怎麼看待親子關係。「奉茶」與「拜別父母」這兩個儀式的重點是感恩父母,也強調小孩未來會「孝順」家裡的長輩。

父母給小孩一切,小孩子用「孝順」來換一切欠父母的。這兩個儀式說明「孝道」為台灣親子關係最重要的概念。

我太太用「孝順」誇獎女兒幫忙做家事,她其實表達的是她理想中的親子關係,用「孝順」來誇獎女兒,讓她了解因為媽媽辛苦地把女兒出生養大,女兒也應該孝順媽媽。

我誇獎女兒的台詞跟太太不一樣,我對親子關係沒有像太太有「孝順」的期待。

還記得我爸媽來台灣看孫女,我母親說:「沒有一個小孩,是自己選擇來到這個世界、活在這個社會裡,都是父母選擇要生小孩,父母決定要創造孩子的生命」。

在我看來,這句話很貼近我對親子關係的看法,某程度也代表荷蘭人對親子關係的看法。這句話表示父母決定生小孩,也必須對這個小孩負責,但是小孩自己沒有做出任何的選擇,對父母也不用負擔「孝道」的責任。

荷蘭父母對小孩的責任,是把他們養成一位可以成為經濟與思考獨立的社會成員。

從這個角度想,我鼓勵女兒幫忙做家事,不是因為我覺得她應該要孝順父母,而是因為我希望她可以在家裡「實習」當大人,在家裡學習如何維持一個乾淨整齊的家庭。這樣的希望,說一句「謝謝」就夠了吧?

太太和我對親子關係不同的看法,從小小微妙的一句話隱藏了巨大的文化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