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兩年台北創業圈的經驗裡,我們有許多機會遇見其他團隊,和其他創業家一起交換想法,聽聽投資人關於外界趨勢的最新想法。台北是個小地方,而台北的創業圈更小,平均來說,在六個月的時間內,多數的團隊會見過或至少聽過彼此在做的事情以及最近的進展。

我們常常會注意到,跟很多年輕學生或充滿活力想要創業的年輕團隊談過後,如果你問他們為什麼想要創業,常見的回答是:

「我想要自由,沒有老闆,並打造一個輕鬆、快樂的工作環境,沒有規則、沒有嚴格的上下班時間,沒有上下階級之分。最重要的是,當我想到夢想中的新創公司,我想的是Google,真的想要一個很大的開放式廚房,有很多零食、免費食物,happy hour以及一個大冰箱,裡面裝滿可樂、果汁和免費飲料給每個人享用,我希望從工作開始的第一天就這樣。」

出於某種原因,我們這輩大約20-30歲的年輕人,其中有些人想到成功和理想的新創公司時,他們第一個想像是Google的廚房餐廳,充滿食物和你能夠隨便享用的零食、飲料和午餐,全都免費提供。

如果在未來,有人像這樣邀請你加入他們的團隊去創業。要非常小心。

對幾乎所有新創公司的早期而言,或許在第一年甚至第二或第三年,創業的資本是很難取得的,也因此非常稀有。很快把錢用掉永遠是一場夢魘。

比如說,創始團隊可能已經把所有儲蓄都投入到這間新公司裡面,或如果他們運氣夠好,找到一個天使投資人幫他們。如果天使投資人給他們200萬台幣,這些錢能夠支持多久?

如果新團隊有4個人,有些人打造產品有些人做行政管理,假設每個人每個月拿4萬當作薪水,包含勞健保之後,每個月的人事成本就接近20萬台幣了。包含辦公室租金、一些設備、電費、Wifi等等,每個月的總支出可能已經接近30萬了。每個月現金消耗率是30萬,真的就跟燒錢一樣。如果一開始有200萬,這代表錢只夠支撐7個月左右。

這7個月是我們的「跑道」。叫做跑道的原因,是就像飛機跑道一樣,表示在這個團隊前面只有7個月的時間而已。在7個月的時間內,必須要打造一個有足夠水準的產品,不是能夠販售並每個月帶進收入,讓他們能夠自己活下去,就是至少要夠好,從更多投資人那邊吸引更多投資資金進來。前者就像是飛機起飛,後者則是延伸我們的跑道,不然一旦我們花完錢,抵達跑道盡頭,公司就會墜毀。

因此,在一個新公司的早期,沒有其他事情比維護這個跑道更重要了。浪費太多,我們公司就會加速往破產前進。

因此,考慮到這點,再回頭看看,有些年輕團隊想要開始創業的某些理由聽起來有點奇怪、不成熟,甚至是非常危險的。

在早期階段,當我們還在維護跑道以便讓公司能夠比較有機會存活長一點的時候,怎麼能夠有免費食物、免費飲料,讓每個人在第一天就能夠隨便吃到飽呢?這怎麼會是我們想要成為一個創業家的主要理由呢?

同樣的邏輯,沒有老闆,每個人都很快樂、輕鬆也不應該是開公司的主要理由,尤其是在公司早期階段,當我們要盡可能快速延伸跑道,所以速度、高工作壓力和盡快有效率做出進度,是最優先的順序。

以這個案例當作範例,我們有時候必須要問自己:

我們想要做某些事情,並把它當作是我們人生中的夢想目標,是因為我們真的瞭解,做了研究,並對這個方向真正的情況有熱情?還是只是愛上在好萊塢電影中所看到的漂亮畫面、充滿魅力的表象和成功故事的浪漫理想版本?

如果我們不仔細看、仔細研究,也分不出差異的話,那我們很有可能會做出非常危險的錯誤決定。

我們想當醫生或是把醫學系當作第一志願,是因為真的想要當醫生,並改善病人的生活品質?還是因為這是許多學生和家長的第一志願,能夠賺比較多錢,表面上看起來比較光鮮亮麗?我們能夠適應鮮血、解剖和手術嗎?

我們想要出國去某個特定的學校唸書,是因為真的知道這間學校和那間學校;這個國家和那個國家之間的不同;還是只因為看過一部關於這個學校的電影,但完全不清楚這個科系,或是未來可能的職場生涯是否真的適合自己?

想要申請麥肯錫或高盛,是因為我們真的瞭解自己的興趣和熱情,還是只因為那是最難進的企業,表面上最受尊敬,也是所有同學想要的公司,所以可以讓他們印象深刻?我們真的知道這些「夢幻工作」背後代表的18小時工時,高壓且競爭的工作環境,以及未來的職場生涯?

就像生活中許多事情,創業的例子只是一個讓你簡單參考的範例,當我們在急迫並大聲的跟所有人宣告我們今生無二的夢想時,冷靜一下並誠實的想一下:

我們做好研究了嗎?我們是否真的瞭解所有細節,真實情況以及在光鮮亮麗的表面下所有要做的犧牲?

不然一定要小心。就像跑道的範例,如果我們因為錯誤的理由做決定,我們可能會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公司跑道用盡,即將因為我們從未預見的真實理由而墜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