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民眾還在放228連假時,股神巴菲特的年度「給股東的一封信」,也在美國時間28日發布了,波克夏2015年年底的帳面價值(bookvalue)成長了6.4%,輕鬆超越了S&P 500在去年1.4%的表現。

波克夏淨利在2015年,達到240億美元,較2014的198億美元上升21%。波克夏旗下的四大業務:保險、鐵路、能源、投資,只有保險事業群獲利下滑,其他業務都是表現都不差。以下是今年巴菲特給股東信的要點:

今年波克夏股東會可在網路上觀看了

巴菲特在股東信一開頭就說,「查理(註:波克夏副董事長,查理蒙格)和我終於決定進入21世紀,今年的股東會將現上實況轉播。若要看股東會實況,直接點https://finance.yahoo.com/brklivestream,美東時間4月30日,上午9點」(台灣時間5月1日晚上10點),在股東會前半小時,Yahoo主持人還會採訪波克夏的經理人、董事及股東。9點30分,「查理跟我,會準時接受股東提問。」

他說,這樣做,有兩個原因。一、去年4萬股東擠暴奧馬哈,今年巴菲特大家在網路上看轉播就行。二、蒙格已經92歲了,他自己也85歲了,大家不用千里迢迢來看我們是否身體健康良好。「因為在線上會議中,大家可以看到,我們怎樣維持長壽的...查理跟我一直喝可樂、吃很甜的Fudge軟糖,跟See’s的脆片糖(brittle),這樣的卡路里攝取,足夠當一個生龍活虎的職業美式足球員了!」

不畏股價下跌 繼續加碼IBM

去年巴菲特不止一次被外界調侃,波克夏買入IBM的時機,就在股價的高點,但老先生一點也不為意,去年繼續加碼IBM,將波克夏在IBM的股份從2014年的7.8%,上推到8.4%,其他如:可口可樂、美國運通及富國銀行等三家公司,雖然股價表現不是很好,但波克夏都陸續加碼。

巴菲特不改其志、老調重彈說:「這些公司經理人都很優秀,也都以股東利益為出發點...與其擁抱整顆水鑽(rhinostone),不如享受大藍鑽(Hope Diamond,編按:希望鑽石(Hope Diamond)是世界上現存最大的一顆藍色鑽石,重45.52克拉)的一部份就好。」巴菲特說了很多有關巴西首富豪雷曼以及他在3G Capital合夥人的事。巴菲特在2013年與3G Capital一道收購了食品大廠亨氏(Heinz),亨氏食品在去年收購卡夫食品後,巴菲特的投資翻了一番。巴菲特與3G Capital的關係受到了部分波克夏股東的批評,他們認為3G Capital大力降低成本並進行裁員的做法不符合波克夏的經營理念。

巴菲特寫道,「我們將繼續投資。但我們也尋找與保羅合作的機會,正如我們在亨氏食品的合作一樣。我們也與其它人合作。」

歷史上最幸運的一群人

巴菲特表示,在大選季節,總統候選人會聚焦美國的問題,然而,他仍看好美國長期的前景。他表示,「大量負面的消息讓很多美國人認為他們的孩子未來會過得不如他們好。這種想法大錯特錯了。今天在美國出生的孩子是歷史上最幸運的一群人。」

巴菲特表示,2015年波克夏最重要的變化並不是財務方面,雖然波克夏去年的業績非常好。他提到了Burlington鐵路公司,在波克夏58億美元注資後,這家公司業績越來越好。巴菲特表示,這錢花得很值得,Burlington鐵路的稅前利潤達到了68億美元,創下了歷史紀錄。巴菲特說,波克夏去年在工廠、房地產與設備領域投資160億美元,鐵路投資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當你們討論美國破舊的基礎設施,請相信波克夏一直在努力。」

氣候變遷 現在做「方舟」還不遲

對於氣候變化對保險業務的潛在威脅,巴菲特表示,「這個問題與帕斯卡對上帝是否存在的看法相似。帕斯卡認為,那怕只有一丁點的可能上帝是存在的,那麼相信上帝存在就很明智。因為回報非常巨大,而不相信的後果是永恆的苦海。同樣,如果地球正在走向氣候災難,如果一直不採取積極行動就是愚蠢的。如果只有諾亞方舟才能保證生存,那麼就從今天開始建造方舟吧,雖然目前一切看起來那麼風和日麗。」

話雖然這麼說,但巴菲特並沒有因為他的保險業務而睡不著覺,因為歷史告訴我們,保險金的提升總能抵消成本的增加。

巴菲特說,很多上市公司的管理層會讓股東忽視一些真實存在的開銷,比如天文數字的經理人薪酬。他對此一直耿耿於懷。巴菲特寫道,「華爾街分析師在此經常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他們害怕說出真相後會得罪管理層,而他們也許也會認為,既然每個人都在玩同樣的遊戲,那我為什麼要多事呢?…無論理由是什麼…分析師若發布誤導性的財報時,就是犯罪。」

創新有它的黑暗面

在討論風險時,巴菲特寫道,在一種明確的、現實存在的、持續的風險面前,他與查理蒙格是無能為力的,這種風險就是對美國成功進行網路、生化與核打擊。當然,這種風險不限於波克夏。大規模殺傷事件會摧毀所有證券投資的價值。

巴菲特表示,雖然這種大規模殺傷事件發生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但從長期看,仍不能排除。「總會有個別人、組織甚至國家希望給我們國家造成傷害。隨著科技的進步,他們傷害美國的手段也越來越高明,技術呈以指數方式改善。創新有它的黑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