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關係,就用自己喜歡的方式吃吧!

我是一個喜歡吃的人,甚至到了朋友們開玩笑稱為「吃貨」的地步,但我並不喜歡評論食物,很少看別人寫的食誌,不在乎米其林餐廳的評價,也不怎麼跟所謂的美食評論家往來,因為我相信「吃」是一件私密、個人、主觀的經驗,就像戀愛一樣,沒有人有權利告訴另一個人應該怎麼吃。我愛不愛,覺得好不好吃,不需要別人規定。

禮尚往來,對於別人喜歡怎麼吃,我也盡量閉嘴。

你說麥當勞那個什麼堡好吃,吃吧!
你覺得那種紅紅的蟹肉棒好吃,盡量吃吧!
那家什麼黃金比例的茶好喝?請喝吧!

只要別邀我一塊,你想怎麼樣都行。

我剛到波士頓唸書的時候,有一回跟愛爾蘭裔的當地朋友全家去中國餐館吃飯,我這朋友的老媽媽,一壺熱茶上來,她立刻就熟練的倒了半杯,然後拿起醬油罐子,朝茶杯裡倒了半杯,我還來不及阻止,坐在老太太旁邊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也照樣這麼做,然後兩個人乾杯,就這樣把醬油泡茶喝下去了。

「啊!」我張大了嘴巴,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嗎?」喝完以後,兩個老太太又開始調第二杯。

「你以前這樣喝過嗎?」我試探性地問。

「中餐館的茶本來就是這樣喝的啊!你不知道嗎?」老太太理直氣壯地說。

原本我要說的話,就又通通吞了進去。

我想到德國人在餐廳喜歡點Spezi配飯吃,這種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飲料,其實就是可樂混芬達。

搭德國漢莎航空,飲料餐車經過最大的文化衝擊,就是十個乘客有八個會理所當然的點Apfelschorle,空服員東調調西調調,交給乘客,每個德國客人喝了這看起來像香檳的飲料,立刻就都露出像嬰兒般放鬆的表情。

「這是什麼神奇的東西?我也要!」

結果根本就是蘋果汁跟氣泡水以一半一半比例混合的「蘋果氣泡水」。這種其他人一聽就會覺得不好喝的東西,卻是很多德國人是從襁褓時期就開始喝的必備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