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碰到喝酒的聚會,我總會被問一個問題「欸,你荷蘭來的,海尼根是不是你們家鄉味啊?」

接著就問:「荷蘭人喝啤酒是不是跟喝白開水一樣?」

問題很簡單,但是答案有一點複雜。

在荷蘭社會中,「喝酒」這檔事扮演的角色跟台灣不太一樣。在荷蘭,喝酒是社交生活的一個部分,而在台灣喝酒應酬多少是「工作的一部分」。

台灣的工作環境有應酬,要跟同事及做生意的對象出去喝酒談公事,少不了有「先乾為敬」的要求,我不少朋友也抱怨應酬時一定得「喝過頭」才表示自己夠投入這份工作,不只喝很多,還烈酒、紅酒、啤酒混著喝,除了老闆之外,感覺大家對於這種應酬酒都感到困擾。

荷蘭人在工作場合喝的不如台灣人那麼多,但是朋友小聚時常常會喝些啤酒或者紅酒,換句話說,在荷蘭的社交場合中,酒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在工作應酬時,通常是小酌,如果喝醉了,可是會被認為是很失禮的。

根據荷蘭統計局(CBS)2010年的報告,80%的荷蘭成年人有時候會喝酒,平均來說每天喝一到兩杯酒精的飲料。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孩子早晚一定會碰到酒,父母也很難禁止,所以對許多荷蘭父母而言,如何讓小孩了解酒對人的影響跟了解自己的酒量,是很重要的「預防教育」。

通常在小孩14至16歲時,荷蘭的父母會問小孩周末的晚上要不要跟父母喝點小酒,當然是淺嘗即可,先試試看喜不喜歡酒的味道,了解喝酒對身體可能產生的影響,當然荷蘭父母不是馬上讓小孩子體驗喝醉的滋味,只是讓他們多少有一些對酒精的認識跟經驗。

荷蘭父母這種開放的態度,當然是有教育的意義在背後。首先,酒是社交互動的一部分,孩子早晚會接觸,與其在外面不受控制的喝,不如先在家中嘗試,既安全也有父母陪同,確定孩子不會第一次就喝過頭了。

再加上,許多父母也希望如果小孩子在家裡已經試過了,就不會對喝酒特別感興趣,也避免了孩子為了追求這個刺激感飲酒過量。

此外,父母親也可以利用喝酒的時間跟小孩溝通說明喝酒時應該要注意的事項,也可以試探性的問孩子之前的經驗,確定小孩了解哪些情況不適合喝酒,並警告喝酒的危險性。

不過,父母的希望跟小孩的實際行為總有一些落差。

世界衛生組織(WHO)2013年在荷蘭進行HBSC(Health Behavior in School-aged Children)的研究,透過問卷調查詢問青少年的身體與心理健康,也探討他們喝酒的情況。

該研究發現,1/3的小孩在13歲以前已經有第一次喝酒的體驗,16歲青少年中,80%有時候會喝酒,跟荷蘭成年人的比例差不多。而16歲的小孩,大約2/3在最近一個月有喝過酒,有1/4則是最近一個月有喝醉過。

這些關於荷蘭青少年喝酒的數字,實際高到嚇死人,換句話說,台灣小孩努力地上補習班拚大學聯考,荷蘭的青少年卻開始體驗像喝酒這種大人的行為。

從數字來看,實在很難判斷荷蘭父母這種提早介紹酒精的教育方式,到底好還不好,只能說,有的小孩因為父母採取的預防性措施,對酒沒甚麼特別的興趣,也比較懂得控制,但這樣的方式是否對每個人都有用,恐怕是見仁見智。

※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未成年請勿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