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的告白:「讓男人自願付出與被要求給予,雖然很像,但男人心裡知道,兩者根本不同。」

要讓一個男人最快離開自己的方法,就是,去計較。

如果愛情需要繳交學費,妳用了幾次的心碎當作代價,才終於弄懂了這件事。就因為愛太抽象,讓人摸不著也猜不透,所以很容易就把「好」當作是憑藉。至少,那是一種看得到的依據,讓妳在心慌的無所依的時候,有東西可以抓著。好是一種對待,是一種與愛等值的交換,妳用它來衡量一段感情,也把它拿來當作是往前進的動力。他對妳好,妳對他好,這樣我們才會很好。

當時妳也以為,男生就是要有風度、男生就是要大方、男生就是要照顧女生,妳有那麼多的「男生就是要」,然後忘了「男生可以不必要」。愛一個人,好是應該,但並沒有一個人有義務要對另一個誰好,就因為這樣,所以愛情才那麼難。因為,好,是買不到的,所以很珍貴,就跟愛一樣。只是妳沒想到。而妳在想著男生的應該要時,也忘了女生要溫柔。

那時候的妳也沒發現,妳把他的好拿來當作是刻度,精密計算,然後才決定自己給的多或少。妳堅信這是一種公平,一種關於愛的正義。兩個人在一起就是要互相,妳不要求他要對妳多麼好,但至少自己不能被占了便宜。關係的對等,兩人才對等,愛情才會長久。所以妳很計較,一切都要平分,把什麼都除以二,最後才發現,他對妳的愛也被妳給除以了二。然後,妳再也乘不回來。

在愛裡怕吃虧,於是,最後把自己都給輸掉。往往,在最開始想贏的人,最後都輸得最慘。因為,妳計較的不是付出,都是愛。

現在回頭看,妳才清楚,當時妳以為自己掌握住的戀愛,其實都在他手上。妳用他的好,來決定自己的付出,多或少,妳都計較,原來,妳的愛,從來都不是自己的。到頭來,妳還是因為他的愛而愛,最後也因為他的離開而無法再愛。自始自終,妳都不是在愛人,而是在計較如何去愛一人。這其實不是妳愛的初衷。而愛情怎麼計算公平?愛情的磅秤,其實是自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