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日本梶田隆章教授榮獲諾貝爾獎,我不禁開始思考,為什麼日本人常常獲得諾貝爾獎呢?從教育現場,我發現日本是一個自主學習風氣相當興盛的國家,而且他們還有著「堅持到最後」的研究精神。

有生之年能看到自己的孩子得到諾貝爾獎,大概是為人父母者最欣慰的事。日本的梶田隆章教授在榮獲2015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後,他高齡80歲的爸爸接受媒體採訪,欣喜之情,難以言表。

「您從小是怎麼教的啊?」記者問。

梶田老爸靦腆的回答:「隆章從小就喜歡原子小金剛,夢想將來跟御茶水博士一樣會發明,他做事很專心,玩的時候盡情玩,讀書的時候認真讀。我很少管他,呵呵!」

每當諾貝爾獎名單發表時,日本全國上下都籠罩著興奮期待的氣氛。看著報章媒體大篇幅專題報導,我不禁思考,為什麼日本人常常得諾貝爾獎呢?

此外,最近媒體常評論說,東京大學是最高學府,為什麼諾貝爾獎得主卻比較少?我好奇的問身旁這位慵懶橫躺在沙發上,邊剪指甲邊看電視的把拔,他畢業自「諾貝爾獎得主最多」的京都大學。

他語帶得意的說,東大是培養未來官僚及企業精英的學府,而京都大學一向有著「自由開放」的學風。我笑了笑,心想,喔,那就是「放牛吃草」囉?把牛兒們帶到牧草豐美的原野後,就放任牠們自由奔跑,拘束愈少,愈能激發創意?

國中小的暑假作業:自由研究

的確,我在教育現場觀察到,日本很鼓勵自由研究,自主學習的風氣很盛。日本全國從小學一年級到國中三年級,每年暑假作業都被規定要做「自由研究」。如其名,研究的主題完全是學生自由選擇。例如,「香蕉晒太陽」,把幾根香蕉分別用報紙包、保鮮膜、鋁箔紙、塗防晒油,觀察香蕉晒傷的情形。

因此,各大公私立博物館紛紛推出各項活動,協助學童找到想自由研究的主題,提供相關的資料和數據。日本《經濟新聞》每年會在暑假開始時,刊登大篇報導,介紹小朋友可以去找靈感的企業博物館。Panasonic數理體驗博物館、三菱未來科技館、日清拉麵博物館、TOYOTA汽車博物館等。這些精心設計的企業博物館所被賦予的神聖使命,除了保存企業歷史成就,另外就是從互動的展覽中,啟發下一代的潛能。

國立研究單位也是引導學童科學研究精神最直接的地方。每年暑假期間固定有「一般公開」,會規劃活潑有趣的活動,讓平日忙得不得了的科學家和研究人員,面對面和孩子接觸,一起做實驗。

我家居住的筑波市喊出的教育口號是:「本物(來真的)!」讓學童參觀太空總署,一起做水火箭發射;或到國家地圖中心,一起從衛星畫自家附近的地圖;到產業技術研究所跟機器人做朋友,一起去散步。筑波市有規劃機器人實驗專用人行道區,就像是自行車專用道一樣。

動手做,才能感受存在感

日本平常課堂的理化課很生活化,特別注重「動手做實驗」,並沒有艱深難懂的理論。有一天,四年級的哥哥回家跟我說,今天在學校學點火柴,他試了三次才點成。我聽了嚇一跳,好危險喔!老師為什麼會這樣?

但後來想想,若因為怕風險,會錯失真正學習的機會,難怪很多大人不知道如何點火柴。摩擦生熱點火,觀察火焰及蠟燭的變化,正因為親手接觸,印象特別深刻,而真正學習到科學的基本觀念。

2014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中村修二教授接受專訪時,曾特別強調,他許多實驗並沒有委託助理,都是親自動手做。雖是因為預算短缺,卻能藉此觀察到實驗過程中,其他研究者沒發現的細微變化。

我很認同中村教授說的:「動手做,才能感受到人類的成就感和存在感。」自己動手做得來的知識,比課堂上老師教的更容易理解,而且馬上就牢牢記住。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日本在教育理念中,強調實驗研究的精神,也因此衍生出觀察入微、追求細膩完美的民族性。

不到最後不放棄的精神

2015諾貝爾生理醫學大村智教授的名言:「堅持到底」,最近在日本企業管理階層非常風行,這是讓他獲獎的關鍵。

孩子在研究學習過程,難免會碰到挫折。日本小學每學期舉行類似小小馬拉松的「持久跑」。小一的兒子悅生告訴我,「老師說,這是跟自己比賽,跑完到終點,每個人都是第一名,可以得到小金牌。」我聽了對他微笑,並且贊同的點點頭。日本教育中,非常強調「不到最後不放棄」的精神,從小鍛鍊孩子堅強的意志力和堅韌的生命力。

2001年,日本的文部科學省(教育部)頒布「科學技術基本計畫」,強調基礎科學的重要及培養人才的迫切,希望在50年內,有30人獲諾貝爾獎。這個目標到2015年已經快完成一半,有12人得獎。年年受到諾貝爾獎的肯定,不僅鼓勵許多年輕研究人員,也讓小學生們懷有夢想,播下希望的種子,相信只要努力,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相信就是力量,即使知道自己過的橋比他們走的路還多,我們也得放手,讓孩子自由思考、親自動手,從跌倒中站起來、從失敗中累積經驗,勇敢的堅持夢想,到最後成功的那一刻。如此一來,相信每位孩子都會是快樂的諾貝爾「人生獎」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