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的開始,中原心理系系主任鄭谷苑就表達了對多元入學制度的認同,她表示:「從心理學來看,人生下來發揮的長處,都是不相同的,多元入學是一個重要的觀念,能將過去單一的聯考,轉型為多元入學,非常好。」

然而,她也認為,跟許多國家相比,台灣的多元入學仍不夠完善,對應的制度不足。「我們一直說不要『一試定終生』,但我們沒有配套。」鄭谷苑解釋:「例如美國,有社區大學制度,不管是家境因素得先打工存錢,或是高中沒讀好,選擇了門檻較低的社區大學,念二年畢業後,都有機會能轉學入正式的大學。如UCLA等滿好的大學,都會保留一定的名額,讓社區大學的學生轉學進去。」

「如果我是學生,我不會覺得,這是我唯一的機會。」

找代辦,呈現不出孩子的好

台灣多元入學有改進的空間,但無論如何,都不能再走回聯考的老路。對於多元入學等於多錢入學的迷思,鄭谷苑反問:「做一個老師,如果選進來都是有錢的、家庭好的,那第一年讀完,我們學生都轉學了吧?不適合的學生進來,教學也很累,所以基於現實考量,一定是想找到最適合的、有心要唸的學生,而非有錢的。」

學校是如何找到最適合的學生呢?申請的學生不了解,家長們覺得可以著力的,可能是花錢找好老師補習,甚至找代辦作備審資料,幫助孩子呈現最好,可是卻不知道,一旦被發現資料不是自己準備的,錄取的機會就非常低。

鄭谷苑:「代辦做的東西,很容易看出來,有一定的格式,通常形式非常漂亮,一定彩色印刷,一定精裝,細瑣的資料一定非常齊,做了很多白工,我們看了就知道不用看。以父母的角度來說,印三頁醜醜的,跟我花錢去印一本精裝的,當然是選後者,學生也覺得沒被扣分。」

「判斷申請人是否適合念心理,是從他提供的資料來問,比如自傳寫對憂鬱症有興趣,高中生一問細節,就知道是別人寫還是自己寫的,在面試這關很容易判斷,但要怎讓父母知道,這點好難,父母都太緊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