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提問:

子房老師,經過這次台南震災,我覺得推動「防災型都更」刻不容緩。但我還是不太懂,這跟一般都市更新有什麼不同?是不是政府公辦都市更新的一種呢?

子房觀點:

首先,我要說「防災型都更」其實是前內政部長李鴻源自創的名詞,在主要法源「都市更新條例」與相關直轄市都市更新自治條例裡面,都沒有所謂「防災型都更」的相關定義。教授嘛,總是要提出一些專有名詞才更顯示專業,在我看來,就像是學界把冰箱稱為「數位物品冷卻儲存系統」,把電視機稱為「互動多媒體接收傳輸系統」一樣的道理。

而且都更本來就要兼顧防災,除此以外也要考量景觀、交通、環保、經濟等面向,一般都更審查會議也會邀請各領域的專家委員參與,總不能說搞防災的專家最大吧?

但由於都市更新是一種長期整合談判的過程,說服原屋主參與都更,就需要好的理由與訴求。

舉例來說,一般建商談都更整合,是用「利益分配」為主要訴求。也就是用「你來都市更新,利益傳延後代」作為說服屋主們參與都市更新的手段。於是,房地產景氣大好的時候,許多建商來敲屋主的門,競相提出誘人的利益分配條件,少數撐最久的屋主,就成為獅子大開口的釘子戶。

那什麼是「防災型都更」呢?說穿了,就是政府談的都市更新,是以「防災威脅」為主要訴求。也就是用「你不都市更新,地震來倒光光」作為說服屋主們參與都市更新的手段。所以趁現在地震災害發生,民氣可用之際,政府若改用民國88年921地震後新版的耐震嚴格標準,去擴大檢視過去耐震標準低的老舊建物,肯定有許多不合格。這時再拿出魄力強制屋主參與都更,也許就可以擴大都市更新的範圍、加速都更進行。

說穿了,為達都更目的,「利益分配」談判法是給屋主的蘿蔔,「防災威脅」談判法就是給屋主的棒子。而以政府主導的公辦都市更新,就可以蘿蔔跟棒子交叉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