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壞慾,讓你錯過了幸福

「生活壞到一定程度就會好起來,因為它無法更壞。」──《龍貓》

一百多年前,心理學家發現,當人們經歷痛苦或快樂的情感後,會不自覺地製造同樣的情境,以便體驗同樣的情感。

這真是一個相當奇怪的現象—理論上,遇到一件好事,我們會期待它再度發生,想來是合理的;但遇到深刻的痛苦,我們居然還企盼它再度出現,這又是哪門子道理啊?

是的,但它偏偏就是發生了,心理學家把這個心理現象名為「強迫性重複」—你可以將它視為一種「心理習慣」的軌跡。也就是說,我們對生活的想像,會朝向心理上習慣的預期而來。就像從家裡到某處的路徑,如果你只認得其中一條路,你就會不知不覺地只走那條路。

你是否不知不覺成為上一代愛情的繼承者?

她每次愛上的男人都是不同類型的。

有的臉方、有的臉圓,有的體魄健壯,有的長相白淨卻不喜運動..「人會喜歡同一款模樣」的理論簡直用不到她身上。只是,她每次和男人交往的起源,還真都是出自「同一種模式」。

她第一個愛上的男人,是她千辛萬苦追求來的。然而,不知是否驗證那句俗諺「強摘的瓜不甜」,男人和她在一起後,改不了交往前愛在外頭把妹的習慣,但她選擇睜隻眼閉隻眼、百般忍讓。

於是在她身邊充滿正義感的同事看不下去了,為她打抱不平,天天聽她傾訴與男人相處時的委屈。就在這樣「憐香惜玉」的心情下,同事逐漸興起想要一肩扛起她幸福的想法,兩人從地下戀情開始交往,沒想到卻因為約會時不小心經過男人平常的活動範圍,果然被當場抓包。這下可好,三大歡喜,男人毫不猶豫地切斷這段戀情。她縱然淚流滿面,也只能投向同事的懷抱。

猜猜看,接下來發生什麼事?

是的,還真是見鬼了。這樣仇視劈腿男人的同事居然也在與她交往後沒多久,開始在外與人眉目傳情、大搞曖昧。你說,連續兩次遇人不淑,她該怎麼辦才好?

果然,沒過多久,又出現了一位新朋友,和當初的同事一樣同情她的處境,甚至為了她的委屈,和同事大打一架。

同樣的故事上演了好幾回..直到她生命中第N位男人出現的時候,這個把戲已經在她身上上演超過十年了。「N男」成為遊戲的終結者,將她帶進結婚禮堂。

婚禮那天,她淚眼汪汪地挽著父親的手,踏著緩慢的步伐,朝著N..噢不,是老公的方向前進。一旁的主桌上,罕見地在主婚人空位旁,坐著兩位穿同款禮服、拿同款絲巾,一左一右頻頻拭淚的老婦人..

「左邊那位,是新娘的親娘,右邊那位,是新娘的大娘..」親戚們竊竊私語地左一句右一句接著說:「外遇來的啦!」、「結婚沒過多久就被劈腿了啦!」、「哎喲!夭壽,摳憐噢!」

旁人的私語並沒有阻擋新人的步伐。只是,當新娘父親將她的手交到新郎手裡那一刻,眼眶雖然含淚、眼神卻帶著犀利,好像在感動下卻又面帶威脅地對女婿說:「以後她的幸福,你最好真他媽的給我全包了。」

賓客瞬時忘情鼓掌,但眼尖的人或許可以發現:新娘的手雖已握住新郎,另一隻手卻還不願從父親懷裡抽離..

我偷偷看在眼裡,明白新娘原來出自一個「習慣三人關係」的家庭。當我們已然習慣某種生活,這種處境即使不合常人之理,卻也不知不覺成為我們心中的真理。這便是影響我們極深的家庭背景,讓人看不見其他可能性。

不幸的習慣,讓你對幸福視而不見

我想起一個寓言故事:很久以前,有一頭熊被關在一個很小的籠子裡,這個籠子小到牠只能用後面的兩隻腳站著。後來,熊被關了好久好久才被放出來,出了籠子以後,牠其實可以回歸本性,用四隻腳行走。但牠被放出籠子之後,還是只會用兩隻腳站立。

可見,那個實際上的籠子雖然不見了,牠心裡卻好像還有一個虛幻無形的籠子在限制著牠。

所以我們要相信電影《龍貓》裡頭所說的那句話:「生活壞到一定程度就會好起來,因為它無法更壞。」

是的,我們不能總是習慣過籠子裡的生活—某些強迫性的習慣,可能讓我們遇見幸福時,卻忘了好好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