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期間,我的一位大陸台商客戶回台,我問他去年的情況。

「不好,房地產受到打壓,零售業務也受到電商影響。」

在眾多台商當中,他轉型較早,從製造業轉型房地產開發,並跨足內需市場,但一樣受到波及。

「這是全世界的問題,沒有一個地方好,所以中國大陸還不算太差。」

政治呢?我問他蔡英文上台兩岸關係是否會大幅倒退。

「不見得,台灣還是一定要和大陸打交道,台灣經濟無法脫離中國大陸,大陸也會和民進黨溝通,雙方都不想走向極端。」

坦白說,他的兩個回答都比我預期更正面。

然而不幸的是,台灣和香港的新年都從超級悲劇開始。台南發生強烈地震,高樓倒塌,死了一百多人;香港旺角因為取締無照攤販引爆警民衝突,上百人受傷,數十人被捕,為香港近年最嚴重的事件之一。

這兩個事件有一個共通點:非單一偶發事件,有長久更深層原因,只是在這個時間點爆發,反映出整個系統失敗,未來還可能會發生。

台南維冠事件,大家的焦點集中在無良建設公司的豆腐渣工程,但更值得深思的是台灣土壤液化情形有多嚴重、類似的危樓有多少。

前內政部長及土木專家李鴻源表示,同樣地震若發生在台北市,可能有3、4千棟樓會倒塌,柯文哲已表示要啟動「防災型都更計畫」。先前的黑心油事件,引出台灣龐大的食安問題,就是為了省錢,以此類推,維冠事件絕對不會是唯一。

台灣沒有以系統性思考、系統性手段來處理系統性問題的經驗,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從台北市都市更新到兩岸交流的協議都是如此,只要改變就會有抗爭,一旦面臨抗爭就會因「民意」而放棄,造成系統癱瘓。

都市更新和企業重組或經濟轉型是一樣的問題,在中國大陸三年可以完成,但台灣可能十年還在原地踏步,因為缺乏強有力的領導者。

但強勢領導不一定能解決問題,香港就是例子。香港社會中下階層貧富差距嚴重,存在許多不滿,和台灣很類似。但抗爭歸抗爭,香港各界這次普遍譴責暴力,不像台灣有些聲音反而將暴力抗爭合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