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社團間遊走,參加很多活動,要了很多line,加了很多臉友,甚至當了幾個社團的幹部,就證明擅長團隊合作跟領導了嗎?

許多大學畢業生在寫履歷時,都希望用「社團經歷」來證明自己有領導力、團隊合作能力、各種職場實際需要的素質。然而,健身房可以鍛練身體,但不是報了健身房就會變強壯,健身房提供合適的運動設施與服務,你還要經常、正確地使用。沾醬油式的掛名參與社團,抱著聯誼的心態參加活動,當然不足以在社團中有所學習。

話說,參加社團就能有效學習領導力、團隊合作嗎?

合作共事,讓你發現自己的價值

上一篇文章之中,我提到兩位年輕人的社團參與經驗:一位是元智大學畢業的練書晴,最近剛結束一段瑞典工作經驗回到台灣;另一位是清大畢業的羅荷傑,26歲的他,已經在Google及雅虎等好幾間國際企業有亮眼的表現。

當我問練書晴,參與社團讓她學到什麼,她的第一個回答是:讓自己在團隊之中展現價值。

因為她參與的是AIESEC (社團法人國際商管學生會)是一個跨校、跨國的社團/組織,書晴發現台灣的學生很容易有各種自卑,有人因為自己成績不好而自卑,有人因為自己表達能力不好而自卑。她說:

無論哪個學校的學生,都會發現自己在某些方面不比別人差,漸漸地,學校的隔閡不見了,「考高分進頂尖學校才優秀」的迷思慢慢消融,原來在工作的過程當中我們都是一樣的。我們在一樣的平台上,一樣可以爭取幹部,而且不會因為大學背景就得到優勢。大家在同樣的基準面競爭:依據你有沒有貢獻、多麼了解這個組織,提出了什麼樣的計畫。

當跨校合作抹平了自卑,自己才會設立更高的目標;當消融了隔閡,才能一起做出更大的事。

計畫、爭取、實現––領導人是磨出來的

在一般學生的經驗中,班代、社長等職務,常常是同學們之間草率地推舉投票的結果,實際進行規劃、營運、領導的程度很低。這樣的模式對於培養領導人才,幫助實在非常小。練書晴和羅荷傑他們接受的訓練,就完全是另一個格局了。

選舉分會會長的第一關要擬經營企畫/申請書,經過嚴格的面試過程。現任分會長會邀請上一屆的分會長、新任總會長,或更資深的學長姊組成面試委員。在面試時,這些有經驗的前輩都會犀利發問:「你怎麼定義AIESEC經營的成功?」「有什麼舊的方式需要改變?」「未來一年的預算為什麼這樣編?」要通過這一關,才進入競選階段,和會員溝通演講說明政見,並且透過投票接受檢驗。

練書晴說:

「在面試階段,即使只有一個可能人選,面試委員也不會輕易放過––只要我的計畫設想得不夠完整,我就會被打回票。這是一個很嚴謹的訓歷程,可能來回五六次,一定要磨到進入狀況才能當幹部,確定由適合、準備充分的人擔任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