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一代的父母,幾乎是在「成績至上」的社會期待下長大的。因此許多這一代的父母會開始嚷著:「別讓孩子承受考試壓力!」、「讓孩子快樂長大!」

在這種氛圍下,早期的兒童才藝班絕大多數轉型為「快樂中學習」、「做中學」…也就是標榜:你送孩子來,其實不是讓孩子來「補習」,是讓孩子來「快樂地玩」。於是,有時間的父母,在家裡「陪孩子玩」;沒時間的父母,送去讓老師「陪孩子玩」…這一玩,玩出什麼結果呢?

玩出一堆早期可能被過度開發的「小天才」,也造就父母們時常關注在兩個問題上:

第一,即使我已經告訴自己不要給孩子太多期待,我還是從孩子身上看到好天才的地方!

第二,別人家的孩子已經會…,我們家的孩子還不會,是不是我家的孩子有問題?

在過去的書籍當中,絕大多數在討論「孩子成績不好、跟不上學習」的狀況,但我在這裡,卻想先邀請大家一起思考「當孩子表現好」這個問題。

因為,孩子進入學習後的表現,之所以會讓父母產生「落後而擔心」的想法,有絕大部分是出自「我覺得我孩子不只這樣」,或者「我孩子小時候不是這樣」的心情。也就是說,我們要先釐清自己在「孩子表現好」時的心態,才能進一步去思考,我如何處理「孩子表現不好」。

孩子的長處,可以隱藏父母的短處

人會用別人的長處,來隱藏自己的短處。這點我們可以從宮廷劇看出端倪:一個原本沒沒無聞的嬪妃,如果生了一個聰明爭氣的皇子,就可以藉此翻身、母憑子貴。

這在心理學上是有根據的:研究發現,人們總是容易被「突出」、「特別」的事件給吸引。我有一個好朋友,她本身就是一個漂亮女孩,但走在滿是漂亮女孩的台北街頭,她受到路人的「回眸注目率」並不高。後來,她嫁給了一位「African In American」(非裔美洲人,也就是黑人),走在台北街頭,卻獲得很高的回眸率;等到她生了小孩之後,那回眸率更高了—大家都想看看黑人與黃種人夫妻所推著的嬰兒車裡,是什麼樣顏色的嬰兒!

只是,人們又有另一種有趣的心理狀態:我們對「壞事」的持續關注與散播率,會比對「好事」的程度來得強。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如果吃了一碗好吃的麵,可能會很開心的跟家人分享;但只要吃了一碗裡頭有雜質又難吃的麵,就會氣得PO網告訴大眾!

同樣的,我們對自己也是如此:當我們有某些優點的時候,即使優點很突出,許多人仍難以看到,或者真正感受到、滿足其中;但當我們有某些缺點的時候,卻常常在意不已,想要把那些讓自己不好過的部分給去除掉(例如:身上的肥肉、不圓滿的家庭背景、不夠體面的伴侶…)。

事實上,想去除的並不是真正的人事物,而是心裡那種不好過的「感覺」。倘若我們帶著這種「有所短處」的感覺,進入到父母的身份中;很自然地,我們就會對孩子有所期待,希望他不要像到我的「壞」,而有許多「好」可以來掩蓋我的不好。

這是我所觀察到的,許多父母期盼孩子成龍成鳳的由來。

雖說是希望孩子的未來能有條順遂之路,但倘若不是自己體會過何謂不順遂,我們又如何會執著於孩子的順遂人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