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當時美國佛羅里達州長Rick Scott公開表達他對大學教育的見解:「我們要把教育預算花在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的學位上,如果我們的孩子把時間與心力投注在這些科目上,他們畢業的時候就可以順利找到工作。我們不需要那些對學生就業沒有幫助的科系,例如人類學系。」

公開報導後,全美曾經修習人類學各行各業的人,例如醫生、警察、老師與社工師等都在網路上陳述這門課帶給他們哪些益處,如何幫助他們把工作做好。這個事件一時之間成為全美話題。

有一個老問題長壽不死,而且人人在討論:「大學是不是職業訓練所?」其實,支持「大學該是職業訓練所」一直是大家的潛在邏輯––如果學生畢業工作好、收入高、在工作場合上有優勢,當然歸功於他的大學,不是嗎?

如果這樣,在產業中缺乏對應職業的「人類系」是不是沒有存在價值?

楚材當然可以晉用

我的朋友宋世祥在匹茲堡大學讀完人類學博士後,竟然不是在人類系找教職,而是到中山大學企管系做博士後研究,並且一頭栽進台灣的創新創業圈,並在高雄、台北各地,連結在地社群、民間企業、公部門的資源能量。

其實,「人類學的產業應用」正是宋世祥這幾年來投注時間蒐集資料的課題。他成立了一個臉書粉絲專頁:「百工裡的人類學家」,分享人類學家如何運用他們的訓練,觀察人的行為,理解行為背後的意義與動機,進而做出更好的設計、商品、服務,討論的案例遍布台灣到世界各地。

在歐美,許多產業名人是人類學背景的:

Genevieve Bell是史丹佛大學的人類學博士,英特爾公司特別借重她的人類學長才,在英特爾實驗室領導一批社會科學家(包括互動科學家、人因工程師、電腦科學家)研究使用者體驗與人機互動,開拓新的電腦應用方式––尤其考量女性的需求與直覺。

Valerie Olson是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人類學教授,因為他對於人在極端環境下的行為深有研究,連NASA都借重他的能力,研究太空人在外太空的生活需求,以設計更有利長期居住的太空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