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南誠品要消失了?不可以!」同事E義憤填膺地說,E算是誠品的忠實粉絲,看書聽音樂在誠品,喝咖啡也在誠品,被我歸類是誠品A咖粉絲。她拿著報紙頭條問我知不知道這個敦南大樓的都市更新案,我頭也不回地說:「跑都市更新?那放心,那應該還要搞很久吧。」依我過去參與都市更新實務的經驗,搞定一個都市更新事業計畫沒那麼簡單。

「哎!都市更新這個惡法,又要破壞我的誠品敦南回憶了。」E身為左派文青,我感覺她「文林苑之魂」又上身了,連忙釐清事實說:「拜託,這個案子送都市更新的目的,只為了爭取容積獎勵罷了。畢竟所有權人只有一個,地主其實直接拆除重建就好啦,幹嘛還要跑都市更新流程呢?」

也就是說,敦南誠品會不會消失,其實跟都市更新沒有關係。因為若屋主決定自行拆除重建,誠品本來就還是得走。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房屋沒有不走的租客」我說。

在2012年曾經有部電影「Step Up Revolution」(台譯:舞力全開4),劇情內容用華麗的快閃街舞來表達對財團更新舊市區改建大樓的抗議。電影最後的結局,開發商老爸與快閃舞者女兒大和解,新的開發案讓新舊建物並存,保留了當地既有的潮文化。

我認為,城市發展的進步,都市一定要面臨更新。但如何讓更新越做越好,這都是可以溝通協調的。

回顧2006年光華商場拆遷時,當時也曾有許多人大聲疾呼,老台北文化消失中,要保留光華商場。如今光華商場新大樓伴隨著三創生活園區的開幕營運,平日假日人潮如織,已成為來台觀光客的重要據點,再加上全球人壽甫以約41億標下鄰近希望廣場,打算開發複合式商業大樓,共同打造「台北秋葉原資訊產業園區」,這樣的發展比較起當初窩在光華橋下的的攤商文化,不是更好嗎?

當城市一個好的記憶空間即將消失,在惋惜或表達抗議之餘,可以先問問它將會變成什麼樣子?如果比現在更好,為什麼要害怕改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