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台灣唸書工作,常會被問「你不想回去『國外』工作嗎?那邊工作不是都錢多、事少、工時短嗎?你怎麼願意接受台灣這種工作環境?」

台灣媒體也充斥這種想法。我看了很多篇文章,重點都放在國外同樣的工作可以賺台灣的「好幾倍」、荷蘭爸爸們下午5點就可以回到家陪小孩、荷蘭人動不動就請假等等。很多朋友都會熱心地寄類似的文章給我,並好奇的問我,真的是這樣嗎?有時還會感嘆,鄭成功為什麼要趕走荷蘭人。

這種形容「國外」生活超爽,台灣生活環境很辛苦的文章,多少都帶有一種「都是外國人在爽,我們都沒有,不公平!」的不甘心。

不過,這種文章對我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為什麼呢?因為這種資訊通常報喜不報憂,只點出表面上看起來很爽的部分,卻刻意忽視背後的現實。

薪資收入

先看看荷蘭和台灣的薪水吧。如果只看荷蘭和台灣的GDP,根據IMF的統計,荷蘭的個人GDP大約4萬4千美金,差不多是台灣的2萬2千塊美金的2倍。不過,只比較GDP其實不太準確,因為GDP並不會反映出物價的差異,比較可靠指標是所謂的購買力平價指數(PPP),也就是個人收入在當地物價標準下的購買力。

根據CIA World Factbook的統計,台灣的PPP(Purchasing power parity)約為4萬6千美金,非常接近荷蘭的4萬8千美金。換句話說,荷蘭人的薪水可能的確高於台灣的平均收入,但是這份薪水在國內實際買得到的東西是差不多的。也就是說,下次有人跟你說「外國都賺台灣的好幾倍」,也得考慮一下,那裏的物價大概也是台灣的好幾倍。

假期

就算荷蘭PPP沒有台灣的「好幾倍」但是歐洲人假期那麼多,動不動就請假真爽!

荷蘭法律規定每份全職的工作至少要保障20天的假期,加上荷蘭一年大概5天的國定節日,荷蘭人一年至少可以放25天假。在台灣,多數公司的年假是7天,遠低於荷蘭。不過以2016年的標準,國定假日共有14天節日,14+7就是21天,跟荷蘭人假期數落差就沒那麼大了。

工時及工作壓力

但是歐洲大家都很早下班的樣子,工作壓力應該沒台灣那麼大吧?

其實幾個月前荷蘭統計局(CBS)提出一份報告,指出荷蘭每7個人有一位因為工作與生活壓力太大而burn-out,所謂的burn-out 是指一個人失去了做事情的精神與力氣,非常的疲累,無法克服工作上和生活上的壓力(有點類似過勞的概念,是一種需要醫療協助的疾病)。

拜託,工作環境已經這麼舒服了,怎麼會有人過勞?一定是草莓族,無法承擔壓力吧!

其實根據荷蘭統計局的報告,所有年齡的員工得burn-out的機率都差不多的,跟年齡沒有太大的關係。主要的原因是荷蘭工作環境就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輕鬆。雖然大家表面上好像都很早下班,但是這不代表壓力比較小。

首先,荷蘭人上班的時間沒有很短,早下班的代價是早上班以及中午不休息。我許多荷蘭朋友們都是8點前就進公司開始做事,中午頂多會花20分鐘吃幾片吐司麵包就繼續打拼。很多人可能早一點離開辦公室,但是因為事情沒做完而把工作帶回家晚上繼續做,也算是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換句話說,早下班就不等同於工作時間縮短。

我爸就是典型的例子,他之前在藥廠做小主管的時候,天天7點出門,開一個小時的車,8點開始上班。中午只休息20分鐘吃麵包,大概5點離開辦公室,一個小時的車程,6點到家就陪家人一起吃晚餐,吃完飯我們全家會一起輕鬆一下,看看好笑的電視節目以及8點鐘的新聞,然後我們小孩準備睡覺。8點半新聞結束我爸爸就開始上第二輪的班,從9點工作到11或12點左右,睡7個小時後又開始第二天的工作。

我爸曾經說過,荷蘭的工作環境雖然很保障勞工的權利,但是當一個人薪水超過某一個數字,其實也沒得選擇,老闆叫你做的事情,你就必須在死線(deadline)前完成,無論老闆得要求合不合理,你都必須配合。這聽起來,也很「台」吧?

荷蘭工作環境確實是不錯,台灣雇主也有很多可以進步的地方,但事情不是只有黑與白,畢竟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下次看到「外國多爽」的文章,也許可以想想,一件事情聽起來太理想完美,可能因為它就是一個理想,我們看到的只是距離的美感,而不是現實的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