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一定要加強英文能力,台灣學生英文不行,假如你沒有辦法用英文作一個完整簡報,你無法和充滿狼性的大陸學生競爭」。

我參加一個座談會,主持人問我們對年輕人前途的建議,一位演講者強烈的表達了他的看法,他曾在中國大陸有十幾年的工作經驗。

不只年輕人要跟得上全球化腳步,企業更要。上週我參加玉山科技協會晚宴,主題演講是范疇先生的「世界已兵臨城下,台灣如何翻轉」。

Suddenly,「全球化」變成台灣的流行詞彙,這是一件好事,雖然有時和「去中國化」連在一起,但至少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力。

說來要謝謝蔡英文,全球化和區域化是她近期關注焦點,包括啟動美日外交,在南海問題上批評馬政府影響區域安定,強調加入TPP的決心,為自己的「兩岸歷史事實」論述辯解,以及宣示將「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列為新立法院最優先法案。

台灣的命運脫離不了國際和兩岸關係。民意希望台灣能夠掌握自己的未來,蔡英文很清楚要做什麼才能達成這個目的,激情過後,是夢醒時分。

台灣和中國大陸正漸行漸遠,上週紐約時報有一篇文章「How China lost Taiwan」,作者提到蔡英文表面不會獨立,但會透過微妙政策操縱拉開兩岸的距離。

世界在變,台灣也需要改變,更值得探討的題目是「How Taiwan lost the World」,我們和世界的距離越來越遠。

作為一個顧問,我的工作第一要務就是先確定問題本質,才能對症下藥。很多人說台灣或馬政府的問題是過度傾中,這只對了一半。

就像一個人過度肥胖,原因可能包括吃了太多肉食,以及缺乏運動。傾中好比飲食不健康,但沒有轉型鍛鍊也是因素,這不是別人造成的,不能怪中國,不要怪馬英九。

北京智庫表示,兩岸經貿關係好像是「輸血臍帶」,大陸近年來一直在創造機會為台灣「造血」,但血液如何體內循環,就還是台灣政府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