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發現,一個走上「國際職涯」的人才,和一個地域性的人才,有命運上的差別。前者找工作的範圍包括歐美日韓,可以服務於非本國企業,是以國際的水平計薪。而後者,很難在國境之外找到工作,而且只適用台灣本地薪資水準。

許多人認為,如果要走上國際職涯,出國留學是唯一的跳板,我以前也這樣認為。但最近訪問了兩個年輕人,他們的「國際職涯」起點竟然是學校的社團。

這兩個年輕人,一位是元智大學畢業的練書晴,最近剛結束一段瑞典工作經驗回到台灣;另一位是清大畢業的羅荷傑,才27歲的他,已經在Google及雅虎等好幾間國際企業有亮眼的表現。在他們18歲剛上大一的時候都覺悟到「一定要有國際經驗」,所以加入AIESEC(社團法人國際經濟商管學生會)練書晴說:「我的朋友都說,這是一個邪教般的社團!」

模擬國際企業,大學就開始

之所以被認為是「邪教般的社團」,是因為這個社團佔據他們很多時間;大學四年,他們無數個週末都貢獻給了AIESEC,投入這麼多時間,是有原因的。

AIESEC雖然是大學社團/非營利組織,但是它的實際運作其實類似於一個國際企業––它轉介世界各地的年輕人到異國擔任志工或實習工作,透過跨國的交流連繫、情誼、理解,進而消彌衝突,促進和平。社團一方面要求參與者以「國際企業」等級的方式工作,二方面也對於所有幹部、成員提供「國際企業」等級的訓練及要求。

練書晴從大一入學時加入AIESEC在元智大學的分會,她發覺這是一個近似企業運作的環境。在AIESEC社團中有行銷、財務、專案執行人員等分工,和企業相似。書晴因為AIESEC的經驗,在正式出社會之前,就大概了解企業、組織是如何分工、運作。

向跨國企業提合作案,大學生也可以

無論是和國外AIESEC溝通他們當地企業需要的實習人力,或是和國內企業溝通他們所需要的外籍實習人力,書晴學習到企業界運作的方式:要了解對方的需求,提供有助於對方的服務,這是達成合作的最基本前提。

「在AIESEC中參與運作幾年後,如果畢業後要應徵專案管理或大型活動策劃執行的工作,都可以有基本能力。」練書晴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