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時代都有一些奇才,他們視野超乎常人,可以想像未來,並以無比的熱情和毅力去實現它。他們不會受到地理侷限,整個地球都是其揮灑的版圖。

他們的特質包括跨地域、跨領域和跨世代,也就是國際化(Internationalization)、整合(Integration)和創新(Innovation)。

剛過世的長榮集團創辦人張榮發先生就是這麼一個人,他很早就放眼全球、兩岸,了解海島台灣最重要的是「走出去」。

他洞燭機先,當海運業仍散裝船為主流時,他看準世界海運「貨櫃化」發展趨勢,大舉投入,奠定未來成為海上運輸龍頭的基礎。

他有過人的膽識,1979年挑戰當時壟斷歐亞航線的遠東運費聯盟,後來又開闢橫跨太平洋與大西洋的環球雙向全貨櫃航線,締造海運史第一。

在海運稱王後,他於1989年成立長榮航空,打破華航一家獨大局面,並有許多創新,比如說推出介於商務艙和經濟艙中間的豪華經濟艙。

張榮發先生曾公開表示,唯有兩岸和平穩定,才能繁榮台灣經濟,他和綠營很熟,但很早就力挺九二共識。

今天台灣已很難找到這樣兼具全球化、區域化和本土化格局的企業家,全球化門檻越來越高,長榮是少數沒有兩岸基礎卻能征服全球市場的佼佼者。

前一陣子,我參加了另外一位世界級金融家的追思活動,他是喜馬拉雅基金會創辦人韓效忠先生。

在台灣知道韓先生豐功偉業的人不多,一方面是因為他的年代比我們早很多,另一方面是他只以極少數人之力,完成了許多大案子。

韓先生是台灣歐洲美元(Euro Dollar)之父,歐洲美元是在境外發行的美元。1970年初,倫敦作為金融中心,輸出龐大金額美元至其它國家協助建設,韓先生看到機會,將其引進台灣,前後安排了超過50億美元的貸款。

上個世紀70年代,台灣經濟正要起飛,政府也在推動十大建設,公營銀行姿態很高,企業無法以合理條件借到錢,韓先生以歐洲美元打破了這個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