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技職真的較容易發揮一技之長?根據科技部發表「台灣教育長期追蹤資料庫」最新調查,結果令人跌破眼鏡!15年的追蹤發現,受調查的技專校院學生認為,就讀普通大學發揮所學比例遠高於科技大學。調查計畫主持人、政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關秉寅推測,主因是技職學校轉型為科大或技術學院時,從技術導向轉為理論導向,此結果值得技職體系學校反思。

另一方面,台灣被全球人才(Global talen)2021列為全球技術人才最短缺的國家,日本、希臘都贏過台灣,而國內行政院主計總處調查也是同樣的狀況,2014年缺工人數為23.8萬人,缺工率更達3.15%,創下歷史新高,其中製造業缺工人數近10萬人,「許多批判矛頭都指向失能的技職教育」。

警訊1:青年拚升學晚進職場,技職生也不例外

青年延後進入就業市場,但職場表現反而更差。勞動部統計「15至29歲青年人進入職場平均年齡」發現,青年首次進入職場年齡從2006年的20.5歲,一路攀升到2014年21.7歲,台灣科技大學校長廖慶榮分析,目前高職生升學率高達81%,諷刺地稱此現象為「另類的世界第一」,另外以就業率來看,1990年高職就業率為87%,但2015年卻是19%。

車王汽車老闆李國裕以曾收過的汽車員工為例,一名北科大車輛工程系畢業的學生居然連輪胎都沒換過,追問之下得知,他是高中畢業後接著讀科技大學,但一路升學過程都以考試為主,根本沒真的碰過車子。同樣畢業於北科大車輛工程系的李國裕直搖頭說:「以前讀彰化高工汽車修護科時以全科第二名成績畢業,但過程中並沒有因為功課好而放棄技術,反而主動向汽車科主任報備,自願每天下課後和假日與汽車修護技能選手一起訓練技術,為將來就業打下穩紮的基礎。」(註:目前北科大車輛系為了改善此狀況,已將校外實習改成必修學分,是近年國立科大車輛系重大變革)

李國裕確實有資格批評現今技職教育與不學技術的技職生,除了以全科第二名成績畢業,他還是第12屆全國技能競賽汽車修護工職類全國金牌,更代表台灣遠赴奧地利林茲(LINZ)參加第27屆國際技能競賽,用技術為台爭光,可說是文武並重,理論與實務並重的技職好典範。

警訊2:與其談論缺工,不如先談談還有可用的「技職生」嗎?

「今天一名大學畢業生與高職畢業生來應徵,我會選擇高職生」李國裕冷不防地丟出一句令人錯愕的話。

李國裕解釋,比起高職生,大學生反而顯得累贅,他直言:「對於大學生,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大多眼高手低不願屈就,卻又要求較高的薪水待遇。寧願雇用更務實的高職生,也比較願意給他更高的薪水!」

李國裕回憶起自己就讀彰化高工汽車科時期,每週都有整整兩天扎實的實習課,甚至平日放學與假日還會去車廠當學徒。對比今日的技職教育,許多高職都將實習課縮編到一天,甚至半天,而且高二高三的實習課經常被拿來準備升學考試。

以目前台灣產業人力所需,仍然是以基層人力需求居多,由基層到高層人力需求是正金字塔分布;但以目前青年學歷分布來看,由低至高呈現的是一個倒金字塔形狀,而過去應該投入基層人力的學生,因為擁有大學學歷,反而不願意屈就基層的技術工作,卻又去削價競爭擠服務業,導致一個怪現象,「台灣失業率高,同時缺工率也高」。

旭豐汽車老闆林偉誠也感到無奈,他指出,現在年輕人一畢業願意到起薪3萬左右的服務業,卻不願意到起薪較低的傳統產業工作,所以根本收不到學徒與員工,林偉誠進一步分析,年輕人寧可去擠薪資成長幅度不大的服務業,或從事坐辦公室吹冷氣的工作,也不願意投入起薪相對較低,但成長幅度大的技術工作。雖然一開始當學徒薪水只有2萬多,但磨練個幾年即可達到4、5萬,只要肯吃苦。若只顧眼前起薪,而未思考未來是否有足夠技能養活自己,就會一把年紀還要為了一份微薄薪水折腰。

警訊3:證照失能,技職生拚證照只為升學

曾任美髮乙級命題委員的雅式髮型學院負責人楊茂男舉例,曾有來自己店裡應徵的設計師,雖然拿了好幾張證照,但要求他照圖剪出一模一樣的髮型都做不到,令他相當錯愕,楊茂男更直言:「我們業界根本不承認證照鑑別度」。

楊茂男感慨,過去學徒制年代,只需要二到三年即可學會技能,反觀當今技職教育,高職生3年,再接受大學4年教育後,到職場還需要2年的磨練,花了9年才可以與職場接軌。現在技職生考證照都是為了升學加分用,「學生的青春都被消耗掉了,他們有多少個9年?」楊茂男直言。

台灣科技大學校長廖慶榮認為,這是台灣技職教育的奇特現象,「高職生拼命考證照,為的是升學,而不是就業。」

而楊茂男、林偉誠、李國裕都不約而同指出政府才是罪魁禍首,是台灣現況的元凶,長期向資方靠攏才是主因。李國裕訪談最後丟下重話,若不快點改變整個體制,現在年輕人薪水低,又要養父母,等到長大買不起房子又要養小孩,結果養老金都沒存到搞不好還累積一堆貸款,工作到老都還還不完。

本文獲《技職教育3.0》授權轉載,原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