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當選,蔡總統。不過做為台灣的新住民,我無法覺得您是我的總統。

不是您的政見不好,而是因為我這個新住民在台灣任何選舉中都沒有投票權。站在一個無法發聲的立場,很難覺得任何當選的里長、市長或總統能夠代表我這個台灣新住民。

我相信,我不是唯一有這種感覺的台灣居民。根據移民署的統計,台灣目前大概有64萬外籍人士跟我一樣,無法行使任何政治權力,64萬這個數字,是台灣20歲以上人口總計1,800萬人的4%。換句話說,街頭上每25個有投票權的成人,就有一位有這樣的困境。

這64萬的外籍人士,有的可能住台灣不到一年,有的只計畫住台灣幾年就回國,有的不會講中文,也不打算融入台灣社會。不過,我相信這64萬人當中,也有不少像我一樣長期住台灣,在台灣成家立業甚至孕育下一代,把自己生命跟台灣未來綁在一起的人。

我們因為無法在政治上發聲,所以無法直接捍衛自己的公民權利,無法讓政治人物了解我們在退休金制度或者繳稅,是否受到不平等的對待。

然而,我最關切的問題是:我們在這裡生養孩子,提升台灣生育率,但是因為沒有投票權,所以無法參與決定我孩子成長的環境:托兒制度、交通政策、教育理想,我只能消極地希望我鄰居會做出好選擇,把票投給政見最好的候選人。當然,太太可以代表我們家的政治立場,但是為什麼其他的家庭有2張選票可以決定他們孩子的未來,我們家卻只有一票呢?

也許你會問,「如果你申請中華民國國籍,這一切就獲得解決啦!」但這其實是最困難的一步。

在那麼多台灣人都擁有雙重國籍的情況下,也許大家以為申請中華民國國籍很簡單,殊不知一個外國人在申請中華民國國籍之前,必須先放棄原本的國籍,一旦我的申請案被拒絕,就立刻變成無國籍人,母國政府也不見得願意再給我國籍(對於一個放棄自己國家國籍的人,荷蘭政府也沒必要跟我客氣,對吧?),這種風險太高了。

根據戶政資料,近十年來每年大概只有五千到一萬人要申請中華民國國籍,大部分是印尼和越南女生。

最令我不平的是,台灣政府在這方面的雙重標準。

台灣政府毫不在乎台灣人申請其他國家的護照,台灣孕婦還冒險搭飛機生美國人,美國護照似乎比孩子的健康以及中華民國護照都來得重要。但是政府卻要求我們新住民先放棄原來的國籍才能申請台灣護照,我忍不住有不公平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