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女人走進事務所時,手上牽了個大概5、6歲大的小女孩,胸前還背了個幾個月大的嬰孩。

「請坐,今天想諮詢哪一方面的問題呢?」大律師千篇一律的開場白。

「我是個全職媽媽。」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為人母的驕傲,只帶著淡淡的哀愁,「他說得對,是沒有人逼我,我的確是一廂情願的。」說這句話時,她的頭垂得更低了。

「剛和我老公結婚沒多久,我就懷孕了。那時候,我老公的意思是,反正我婆婆退休在家裡也沒事做,希望我把孩子留給婆婆照顧,我再回去上班。可是,我在懷孕的過程,上了很多新手媽媽網站,嚮往起全職媽媽的生活,所以鼓起勇氣,把工作辭了,決定在小孩上小學之前,全心全意當個全職媽媽。」

「妳老公支持嗎?」大律師最擅長一語中的。

「他是不太願意啦!他覺得趁年輕,我們努力多賺一點錢,小孩給我婆婆帶也一樣,下班回家我們可以享受當爸爸媽媽的樂趣。可是,我承認我有私心,如果小孩給我婆婆帶,一方面不能照自己的意思養,二方面我也怕小孩跟婆婆比跟我親。反正,熬個幾年,等小孩都上了小學,我就可以重回職場。」

大律師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那妳現在的問題是什麼呢?為什麼要來找律師?」

「律師,你可以幫幫我嗎?」女人兀自啜泣了起來,老實說,這還是很常見。

大律師拿起了他會議桌上開會必備的工具,不是名片,不!也不是紙跟筆,是「面紙」。

「我一直以為,自己把家裡打掃好,把小孩照顧好,我老公慢慢就能理解我的想法,所以我看書上網學的都是怎麼當個稱職的全職主婦,菜怎麼燒?小孩怎麼帶?甚至研究婆媳相處之道,讓老公無後顧之憂。不過,我老公卻對我漸漸失去熱情,生了第一個小孩後,我們親熱的頻率一直減少,第二個孩子出生至今,他根本沒碰過我,我跟他聊,他又不肯說,甚至我還上網問了網友的意見,買了性感睡衣,沒有用,他就是對我沒興趣。」她說著說著又哽咽了起來,懷中的嬰孩在這時竟母子同心地哇哇大哭。

她無奈地站起來,搖啊晃的,哄著懷中的嬰孩,這時候,一旁的五歲女孩也有默契地開始拉著她嚷著要回家,一時間,不僅她顯得狼狽,連事務所也變得像托兒所一樣熱鬧。

Ella倒是伶俐,隨手抄了兩個她辦公桌上的絨毛玩具,塞到小女孩兒手上,暫時安撫了她。嬰孩也在母親哄騙下,沉沉地入睡了。

會議室總算又回復了寧靜,她才能繼續把故事往下說。

「前幾天夜裡,我被小的吵醒,發現我老公沒睡,就起來看看他在做什麼。走到書房,看見他背對著房門,電腦螢幕亮著,一時好奇,就靠近看看他在做什麼。」

人都是喜好八卦的,在會議室外的我跟Ella也不禁豎起耳朵想聽聽看,到底她老公半夜在上網看什麼呢?

「結果,他在跟一個女生視訊,而且,他的手就在……」她的聲音突然變小,後面的話我都聽不見。

「我覺得自己真的很不值得,我人生最美好的時光都給了他,然後,當我不再年輕漂亮,也失去了他對我的關注;對他來說,我只是洗衣燒飯的阿姨,帶小孩的保姆,他賺錢養我,我就該謝天謝地了,別要求那麼多。可是,即使當了媽,我還是一個女人啊!怎麼能夠忍受自己的老公渴望別的女人的肉體。」自艾自憐的聲音再次從會議室內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