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中,手機突然震動並顯示來自新加坡的電話,我步出會議室接了起來,原來是Y。

Y是新加坡知名國際酒店式公寓管理公司的開發副總裁,日裔華人的她,精通英日中三國語言,過去工作常遊走東京、上海、新加坡,最近半年則常來台北。由於台北豪宅房市停滯,反而帶來酒店式公寓的商機。Y這半年來跟著我走訪許多建商,評估現有建案改成酒店式公寓的機會,解決建商們面對大量餘屋在手,持有成本不斷增加的困擾。只是,要讓建商老闆們從過去賺快速獲利的「銷售財」,轉變接受細水長流的「管理財」,同時要花費成本改建成符合該集團國際標準的酒店式公寓,都需要長時間的磨合與溝通。

這天Y打給我,特別關心台灣大選後的房市變化。「子房,我聽說民進黨大勝,蔡英文當選總統,台灣房市目前的情況如何?」Y問道。

我看著台北101的窗外,凜冽的寒風吹壓著信義計畫區街道的路樹,街上只剩稀稀落落的人潮,隨口說一句:「還是一樣冷呀。」

「那麼,那些建商老闆的想法改變沒有?」Y過去跟我碰到的難題,在於面對建商老闆們手中認定價值每坪動輒一兩百萬單價的豪宅,即使交給專業國際酒店式公寓經營,每年的淨獲利仍難以符合對應高房價所預期的投資收益率。「再讓他們賣一陣子看看吧,等賣不掉就會回來找我們了。」我說。

我想到選後結果,綠營大勝也是中南部縣市的利多,又問Y:「要不要試試找中南部都會區開發酒店式公寓?未來將有更多建設資源往中南部走,最近連台南、高雄市長都在爭取中央政府機關南遷呢!」

「遷政府機關?遷政府機關沒有用啦。我們的客戶是外商主管或科技新貴,沒有這些高收入產業族群,沒有辦法帶動當地經濟成長,也不足以支持國際酒店式公寓呀。」電話那頭的Y相當不認同。

是呀!外資的角度看得很清楚,地方吸引更多更好的產業投資,才會吸引高收入的人才群聚,進而帶動區域的經濟發展。如果以為把立法院、國營事業總部搬遷到南部,就可以說是平衡南北資源,那真的是用錯了地方。看看新莊副都心的中央合署辦公大樓進駐後,周邊仍然是孤零零的一片重劃區,除了點燈率極低的住宅建案大樓,北側的知識產業園區也是一片空白。在台南一座奇美博物館產生的經濟效益可能就大過一個立法院,在高雄一座鴻海雲端資料中心產生的經濟效益可能就大過一個國營事業總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