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來以色列後,一位朋友在連看了好幾年我貼在臉書的有關於伊朗的威脅、自殺炸彈、跟哈馬斯沒完沒了的戰爭、躲防空警報…有天終於忍不住問我:

「你們到底是怎麼在這個國家住下去的啊?」

住在以色列真的不容易。先不要談以色列高漲的房價、油價,沒有排隊習慣的人民跟完全無法預期的消費服務。在文化差異與經濟狀況之外,以色列有更深的生存問題。

以色列的作家兼政治評論家朱利奧(Giulio Meotti)在2012年的「為什麼以色列如此快樂」(Why is Israel so Happy ?)一文中寫到,以色列是已開發國家中唯一市民長期受到戰爭威脅的國家,唯一一個沒有世界各國公認的邊界與首都,並且被全球選為「邪惡象徵」的民族國家。

而歐美的反猶主義與中東領土、宗教的衝突,讓很多出遊世界的以色列年輕背包客與企業家,下意識的隱藏自己的國籍與身份。

但有趣的是,在各種國際「幸福指標」評比中,以色列總是排序前茅。

聯合國2015年四月公佈的「全球幸福指數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 2015),指標包括: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健康壽命、有可依賴之人、人生選擇之自由、貪污腐敗程度、社會的包容性。在全球158個國家及地區中,以色列排在第11位。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5年針對34個會員國做「美好生活指數」(Better Life Index)調查,根據住房條件、家庭收入、工作、社區環境、教育、自然環境、公民參與、健康、生活滿意度、安全度以及工作生活平衡度等22個項目總評比。以色列排名第五,排在丹麥、冰島、瑞士以及芬蘭之後。

為什麼這樣一個戰爭國家,不只是人民留下來(人口從20年前的400萬成長到今年的800萬)、人才留下來(過去20年出了10個諾貝爾獎得主),最低薪資還可以從15年前的3500元謝克爾(約新台幣28,800元)成長到4300元謝克爾(約新台幣34,400元),而人民還可以對自己的生活有相當的滿意度,還覺得自己幸福快樂?

曾經在哈佛大學開設最受歡迎,有超過20%的學生選修的「幸福課」塔爾·班夏哈(Tal Ben-Shahar),到美國唸博士後於哈佛就職。

他於2010年辭去哈佛教職,回到以色列開設從幼兒園到中學教授的訓練課程,教導教師如何教授幼兒幸福之道。他在接受以色列網站ISRAEL21C的訪問時,談到他對以色列人快樂幸福的觀察。

他說:「以色列人很快樂,因為我們重視人與人的關係。對我們而言,家人與朋友非常的重要,而與這些人有品質的相處時間,常被排在我們每日生活中最優先的順序。換言之,我們花最多的時間和心思與在乎我們,以及我們在乎的人正向相處,這讓我們感到幸福。!」

而這也是他為什麼離鄉15年後,決定帶著小孩回到以色列。對他而言,讓小孩成長在有長輩有親友的環境,是人生最值得的投資;而無庸置疑的,他對於「幸福」議題的興趣與啟發,與他從小與父母、親友的互動有很大的關係。

在以色列,重視人與人的關係呈現在各個面向,包括親子的,朋友的,職場的,以及國家與人民的關係。

以色列的年輕人都知道如果他們出國自助旅行受到天災波及,或是當兵被敵方俘虜時,政府會不計代價的把人或是屍體平安送回家鄉;以色列人也都知道,如果是被恐佈份子劫機或參加奧運被凶殺,就算人救不回來,政府也會設法討回公道。

2015年法國猶太超市槍擊案後,以色列總理訪問巴黎時告訴法籍猶太人:「被欺負了,就回家吧!」

因此,以色列人的快樂幸福與國家的外部狀況沒有太多關係。政府在面對人民時,總是呈現出他們的誠意,讓人民感受到政府的重視。

這些年來我在看台灣,好山好水、治安良好、新媒體興起,年輕人充滿創意與幹勁、生活水準高、人民長壽健康、充滿人情味、教育程度良好、人民善良有同情心。處處都是讓來到台灣的老外驚豔、讚嘆!這樣一個國家的人民是可以更幸福,更快樂的!我也相信,這樣一個環境,只要給予能人民更多參與社會與政治的機會,只要有一個可以給人民安全感,讓人民覺得受尊重,被關心的政府,很快的就可以造就更加幸福快樂的台灣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