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是小英總部,等待開票的人群。

而深夜的此刻,不管哪一陣營的選民,多已入眠。今夜,不用擔心有人被暗殺,明早,不必驚慌有人被失蹤。這是多麼難得。

過去幾次總統大選,阿扁、阿九,還有市長選舉的柯P,我都在現場,2000年還擠在人群中握了阿扁的手,他握手比一般人用力,很特別。基於媒體人的好奇心,不管我把票投給誰,我都會去贏家的場子轉轉,感受多數民眾的心情,並盡可能地接近勝選者,觀察眼前這位贏家,會把我們帶向怎樣的未來。

今晚很巧,在我身邊的都是香港人與年輕人,港人用粵語交談,聽不是很懂。有群年輕人揮著蔡陣營的小白旗說,等等我們去吃火鍋慶祝吧!

我離開競選總部,穿越街道,走進捷運站,路人就是一派優閒狀,好似這政黨輪替的一夜,只是無數平凡的周末。

這種平凡感,在許多國家是多麼奢侈。

去年緬甸大選,許多台商都跑回台灣避風頭,他們不知道選舉會發生甚麼事,擔心暴亂,為了人身安全先躲開再說。而號稱緬甸第一場民主選舉,少數民族羅興亞人竟然沒有投票權。

2013年馬來西亞大選,選後很多朋友的FB都換成黑色正方形,表達對停電後的神祕票箱、選舉的黑箱作業,無言的抗議。

在香港,人們不必妄想可以自己選首長,銅鑼灣書店股東與員工的「被失蹤」,為香港的言論自由蒙上巨大陰影。

被認為是東協心臟的泰國,就連在最國際化的首都曼谷,台商也提醒我們在公眾場合,不要討論、更不能批評皇室,以免觸法。

幾年前,我與同事在孟加拉大選前到了首都達卡,街道上到處都是抗議示威留下的石塊。某晚在一家速食店用餐,突然間,所有房屋、商店、街道的燈都滅了,一片漆黑,店家從廚房衝出來,抓起像是衝鋒槍的武器往外跑,守在門前不敢動,堤防有人摸黑鬧事。

不久後,孟加拉進入緊急狀態,實施宵禁,學校、商店、街道都被迫關閉,達卡對外交通斷絕。那場大選,流血衝突中至少死了三十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