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院藍綠結構大翻轉,所有人都在問立院會有什麼改變,特別是在立法、修憲部份。但在換血近半的狀況下,我想就算是立院中的老將與長期駐守的媒體,也很難準確評估立院接下來的發展。

但我個人推估,就這種新結構,立院在接下來的一年中,最有可能的狀況應該是:院長學習如何當老大,三長學習如何協商,新人學習如何變壞,老人學習如何變態。

因為民進黨單獨過半,而且過半很多,所以立院院長換人的機會很大。民進黨應會先進行假投票以決定自身的院長及副院長人選。目前浮上檯面的,是過去民進黨團的核心柯建銘,嘉義的實力派立委陳明文,以及被視為英派要角的蘇嘉全等人。

這幾位雖然都有完整的政治歷練,不過他們都沒當過立院院長,可能無法將院長職位的力量發揮到王金平的程度。就算是最嫻熟議事,長期和王金平互動的柯建銘,也只是一直在「看人吃肉」,自己在旁邊喝湯,真要輪自己吃肉,是否咬得動,還有待觀察。

這院長不但要學著快速上手,也要面對選前就在吵的國會改革議題。國會要改的地方不少,像是國會議長中立化,這是選前兩黨都認同的改革方向,不過應該怎麼改,改了之後又該怎麼執行,民進黨好不容易握到大權,會不會馬上就願意「中立化」,這些問題都值得討論。

另一個問題是「政黨協商」。時代力量是反密室協商的,不過反對最力的邱顯智沒上,黃國昌身為小黨主席,會如何處理這個對小黨有利的機制,也很值得觀察。而民進黨在選前一度傳出要廢黨團協商,但被罵翻了,選後成為過半大黨,會不會又回到廢協商的主張呢?

如果沒有協商機制,立院直接進到表決比人數,那小黨就可能佔主席台抗爭,這時要排解,就要看院長是否動用警察權。王金平已經留下不動警察權的慣例,其實也是個良善的發展方向,民進黨的院長要保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