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意外的,蔡英文以超過朱立倫一倍以上的票數當上了總統,民進黨立委也在國會裡過半,這氣勢就像2008年時的馬英九與國民黨一樣。但在這一刻蔡英文敢高興嗎?民進黨敢高興嗎?甚至綠營支持者敢高興嗎?

選前即使是國民黨最死忠的支持者也心裡有數,1月16日的失敗已是必然,差別只在是大敗、慘敗或潰敗而已。因此高層關注的不是總統大選,而是1月17日開始敗選後的主席一職。在這些禿鷹眼中,國民黨就像沙漠裡快斷氣的生物,這段時間他們不是在競選,是在天上盤旋等著啃食腐肉。

然而國民黨的敗雖有大敗、慘敗或潰敗之分,民進黨的勝卻只有一種。因為無論贏對手多少,最後都只是慘勝。從蔡英文到綠營裡腦筋清楚一點的人也都明白,上一次2000年陳水扁從國民黨手裡取得政權時,台灣是個什麼局面?今年從馬英九手中接來的這個國家,又已殘破到了什麼樣子。

薪水始終停滯,房價卻不斷飆高,金融危機、年金破產等等,這些都已不只是經濟面的問題,少子化的危機更恐怖。據美國人口資料局統計,2014年台灣總生育率(平均每位15到49歲女性一生所生育的子女數目),已是全球最後一名。

按內政部戶政司統計,台灣總生育率從1951年的7.04%,到2010年只剩下1.07%,這就等於現在的夫妻平均只生一個小孩,如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所說「每隔一代,人口減少一半」。要是沒有外配(而外配又大多來自對岸),這數字將更殘酷。台灣的人口紅利在2014年達到最高峰後,就以全球最快的老化速度在崩盤。

然而內政問題還單純些,終究這還操之在己,但來自外面的麻煩,就更不能掉以輕心了。台灣從1996年第一次全民選總統,對岸就從未袖手旁觀過。頭一次飛彈危機,讓李登輝把民進黨提名人彭明敏的票搶了一大半。2000年國務院總理朱鎔基開記者會恐嚇、2004年頒布反分裂法,兩次都幫了陳水扁的大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