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9日(九合一)選舉開票那一晚,原本在民進黨中央黨部看開票的蔡英文悄悄轉移到小英基金會,眼看勝選的縣市愈來愈多,幕僚情緒開始高亢。正在看著講稿,準備對外發表談話的蔡英文突然說:「這不是我要的內容。」

蔡英文這句話,當場讓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幕僚看到得票愈來愈多,心情開始high 起來,完全摸不清楚「老闆」在這一刻,怎麼會這樣說話。這時候蔡英文突然說:「我們民進黨做了什麼?老百姓給我們這一票是因為我們做了什麼?還是預付款?」

談判起家的專業背景,讓蔡英文比一般政治人物更加講信用、重承諾,甚至更擅長斡旋,一向「以理服人」而不喜歡「以力服人」的她,極可能成為華人圈第一位女性領導人,這位亞洲第一位以專業知識背景崛起的女性政治領袖,將在亞洲颳起一波什麼樣的女性執政風潮。

1949年,法國哲學家西蒙.德.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出版了《第二性》,尖銳大膽地剖析女人受父權宰制的現象,引起了廣泛爭論―男人是人,天生就是人;而女人只是女人,是次於男人的第二性別。

本書影響深遠,對各國的性別與女權運動起了振聾發聵之功,而波娃不知是否曾預料到,半個多世紀以後,女力崛起已經擴及權力中心的政治層面,從歐洲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到美國的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希拉蕊,從韓國的總統朴槿惠,到泰國前總理盈拉,全球有19個國家的元首是女性,占聯合國的會員國十分之一。

那麼,蔡英文在這股女人參政的潮流中,有什麼不同?在民主制度悠久的西方,德國總理梅克爾原為物理學家、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希拉蕊原為律師,都屬於專業領域的知識女性;亞洲或拉美的女性政治領袖,雖然才能出眾,但她們從政卻多半與家族或婚姻有關。

非典型的民進黨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