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斷、極權、監控,所有的指控都為北韓蒙上層面紗。但你所認識的北韓,是來自於誤解或真相?讓才去過這個神祕過度的旅人謝耀哲,用照片說他的北韓印象。

我到現在仍不願意相信,我的北韓愛人會在初次相約見面抵達平壤車站的那刻起,直到揮手道別從順安機場離境的那刻終,都對我緊迫盯人,刪掉不少我欲紀錄的美好回憶與時光。這情節聽來就像大部分媒體和作家描述北韓國家內部的情況那樣,即使多數沒來過的人也略知一二、頗能說三道四數落幾番。但我早做好心裡準備,甘願在被監視的狀態下進行旅程。

「別人只看到北韓的壞,我卻愛上這個國家!」一個台灣人在北韓8天後的感性告白
跨過中朝邊界的鴨綠江,國際列車緩緩駛進邊境城市新義州的土地,北韓人民的一切即將活生生搬演。這一片廣褒無垠的黃土大地上正值播種期,翻土是這個國家一年一耕裡最重要的工程。我從火車內看見幾名男女身著工作服站在已經翻好土的農地裡閒聊,猜想他們是否剛告一段落正在休息,並期望今年作物豐收不再有飢荒。(攝.謝耀哲)

在閱讀過不少許多脫北者書籍、媒體報章、部落格文後發覺,這些內容幾乎千篇一律地嘲諷並直指北韓多麼糟糕愚蠢,我不禁懷疑,一個國家再怎麼壞,也有好的一面,反之亦然。所以此行前來,我想親眼印證是否如外界描述的那樣,又或者能從中挖掘出更多未知與迷人之處呢? 停留北韓的八天裡,平壤有如天堂,離開平壤,就彷彿穿透某個裝置在界線上、看不見摸不著的任意門,跨過,便瞬間來到另一個世界。首都與首都外的差距之大,黑白分明得幾乎沒有緩衝與灰色地帶;車子從柏油路的平穩,一下子交接成水泥板路縫隙的規律跳動,再不久,黃沙石路登場後就地無三里平去了。奔波各地數日,鎮日黃沙塵土搞得所有人面目全非,且路況極差,差到差點沒晃掉腦袋和腰椎。縱使如此,除了偶爾閉眼休息外,多數時間的我,仍舊用著雙眼與鏡頭記錄著每幅景象,不願讓疲憊戰勝多看幾眼的意志。

在各地鄉間旅程中,山勢不高且起伏不大的山巒始終相伴在車的一側,光禿的山壁因陽光普照而閃耀著反射光芒。老舊卻整齊的朝鮮氏矮房座落在遠離主幹道的遼闊大地上,家家戶戶排列方陣成聚落,是方便管理衍生而成的社區型態。人們的穿著不脫深綠、卡其、咖啡等大地色系,並以雙腳或自行車通行,遠行也不成問題,有時甚至會在後座綁上幾根木柴或豬隻,沿路頂著黃沙回家,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生計著想。尚處於翻土時期的田地上,總是看見不斷翻著土的人家,牛羊倒是少見,見了也是乾癟癟模樣,恐怕連拖個犁忙個農事都會累倒。鄉間的大自然景觀是屬於雖美麗卻單調的,就算不小心打了個盹再醒來,也不致於錯過什麼,甚至還會讓人懷疑:時間或車輛曾靜止不動。

「別人只看到北韓的壞,我卻愛上這個國家!」一個台灣人在北韓8天後的感性告白
在赴戰高原的某個斜坡上座落著兩排房子,不若他處常見的朝鮮式矮房,這裡的建築還增添了些許小木屋風格,在藍天白雲的輝映下頗具放牧情調。(攝.謝耀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