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宜農「婚後出櫃」宣言,近日引發社會諸多討論。許多人把這件事當作性別教育的正面教材。我不否認,親密關係中的雙方,相互坦承,勇敢地做出決定,共同承擔,無論這個決定是否結束一段婚姻,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但是,無論怎麼擦脂抹粉,我們都無法否認,在這段關係裡,兩人都深深地受傷了。事實上,我們的性別教育如果真的成功,鄭宜農事件根本不該發生。

一般人認為「正常的」親密關係中通常有兩個核心:浪漫愛,以及有孩子的婚姻。對一個異性戀女性來說,親密關係常常是這樣發展的:男生用盡各種浪漫的手段追求女生,女生要矜持,要羞怯,最後在男生鍥而不捨下萌生愛苗,答應男生的追求,交往,然後步入一夫一妻制的父權婚姻,生下冠著父姓的孩子,然後相夫教子,琴瑟和鳴一輩子。這就是異性戀眼中的「正常的」幸福。

用這種觀點來看鄭宜農事件,很像一種欺騙:一個男人付出九年的青春,獲得的「果實」(女人與婚姻)居然是個假貨?這對男人來說,是「陽剛氣慨」的失敗,我幾乎可以想像那些在楊大正面前或背後所講的難聽話。

在異性戀「正常的」幸福劇本裡,女生不能太主動,否則就是不矜持,女生不該發生婚前性行為,不然就是破鞋,女生不該享受性,否則就是bitch。女生的「性」是那個不畏艱難,過關斬將,披荊斬棘後終於拔頭頭籌的男性獎賞。

在這樣的劇碼下,異性戀女生沒有機會去多元地探問自己喜歡的是什麼樣子的男生或女生,所以鄭宜農說:「一直以來吸引我的,都是兼具女性特質與男孩子氣的女孩,而這在當前的台灣社會是罕見的,是比較沒有定位的一種性向模式,所以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一直以來都沒有辦法確認。」

她沒有機會開發自己的身體與情慾,所以鄭宜農不懂:「對於相遇的異性,始終在身體這關宣告失敗,身體碰觸對我來說是具有壓力的。」由於不被鼓勵探求性,女生在身體這關上的失敗,常被歸因於害羞、性冷感,而不會朝向「喜歡女生的身體」這方面去思考,又因為性行為常被保留到婚後,導致類似的悲劇無法在婚前確定,而在婚後爆發,造成更大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