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地獄的道路,往往是用善意的花朵所鋪成」

在總統候選人政見發表會上,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說要在任期內,將台灣的法定最低工資拉到新台幣3萬元,網路上的輿論多半針對「承諾是否實現」及「為什麼現在不做」進行討論與揶揄,然而拉高法定最低工資,真的能解決台灣薪資停滯的問題嗎?

假設法定薪資提高到3萬元,會發生什麼事?

首先,原本薪水就高於30K的員工沒什麼差別,但原先薪水為22K、25K及28K的員工,因為法律規定企業雇人至少要付30K的薪水,最可能的狀況就是原本企業用25K雇用了10個人,在法律通過後,變成用30K雇用7個人做之前10個人的事情,導致3個人失去原本的工作,美國在最低法定工資制度上路後,非洲與拉丁美洲裔,低學歷的人民反而失業率飆升。用升高的失業率換來的平均薪資上漲,對人民而言並不是件好事。

最近跟公司裡面一位清潔外包的阿姨聊天時,阿姨就說以前可以直接跟公司領18K,自從政府調高法定薪資後,原公司不願意出這樣的價碼雇用她,逼她必須投靠清潔人力仲介公司,帳面上的薪水增加了,但扣除公司抽成後,真正進口袋的錢也沒差多少,還要配合清潔外包公司的人力調度及三班制排班,反而更不好兼顧自己的家庭,這也是為何開場時就說:「通往地獄的道路,往往是用善意的花朵所鋪成」的理由。

要怎麼改變台灣薪資長期凍漲的國恥?

第一步,請政府別再浪費珍貴的資源去紓困經營不善的企業,會經營不善就代表企業本身有問題,優勝劣敗雖然有些殘忍,但卻是人類社會之所以能持續進步的原因,該被淘汰的企業離開後,資源才可以被使用在新創產業,就算要救,該救的也是企業內的員工,非企業本體。

第二步,別在用新台幣貶值的爛手段來慣壞老闆,如果企業出問題後政府都會擦屁股,這樣的企業怎麼會有動力去研發更新的技術與產品,去拉高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想要人民的薪水上升,台灣經濟的主力就不該是「毛三到四」(備註:毛利率3%~4%)的辛苦財,而是要毛利率超過15%的聰明財,不然企業哪有幫員工加薪的空間?況且新台幣貶值還繼續降低新台幣的實質購買力,讓已經夠薄的薪水袋更加難以生活。如果政府真的關心人民,就更不應該繼續讓新台幣貶值獨厚特定產業,卻讓大眾一同承受錢更薄的苦果。

第三步,建立一個公開、透明及減少政治力干預的投審機制。30年前,現在的月眉原本有機會成為迪士尼樂園在亞洲的第二個據點,近期中國用遠高於台灣資本市場的價格來購買台灣企業,又遭逢選舉時期政治主張掣肘阻礙。該賣與不該賣,賣價又該是多少錢?這些問題應該交給市場自行評判,如果政府否決了這樣的商業行為,結果該公司的股價回不到之前的賣價,政府該不該為這樣的決定賠償所有公司股東?

政府的任務是在構建一個公平、透明且可預測的遊戲規則與環境,讓人民能在其中自由發揮創意,結果政府卻將手伸進不該干預的領域,越管爭議就越多,也難怪台灣的經濟就跟人民的薪水一樣,一直在原地打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