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幾天就要選舉了,的確這一次真的會換人做做看,但我想要提醒大家,我們的勞工數量將近千萬,但為什麼勞動政策卻每每都是排在最後,別只怪候選人及政黨,我們都應該要負最大的責任,自己不學習,卻把希望放在政客身上,我寫文章最大的動力就是提供各位學習及討論的平臺,永遠要質疑上位者的政策,因為他們是出來服務我們的,如果不突破這個思維,我們將永遠承受這個惡果,今天的主題我來點辛辣的主題,直接檢視這三組候選人的勞動政策,我們來看看這些政策有沒有實質上的幫助,因為篇幅有點多,所以我會分三個黨政策內容來看。

國民黨篇

員工加薪、企業減稅:

一口氣要加到30000的基本工資,這不但是一種空想,更是一種不專業的政見,所謂的加薪不止是GDP數字的一個參考值,企業應區分規模、行業別,請問一下鴻海與火鍋店的待遇是可放在同一個水平上考量嗎?再者所謂的減稅也是相同的問題,請問是否政府可否公佈近幾年科學園區大企業的繳稅金額?不要把相同的標準放在所有的企業身上,中小企業的體質與大企業不相同,政府如果都是獨厚大企業,而疏於照顧中小企業的話,低薪、低就業率的惡果就會由大部份的勞工朋友來承受。

勞資雙方協商排班:

單週40小時政策的上路,說真的會有很多的爭議問題出現,我很質疑檯面上立法委員有哪一位是真的在關注這個議題?提出政策及造成衝擊永遠是兩回事,何謂協商制度?政府的角色怎麼扮演,這並沒有充分的說明,而且就本人的實務經驗來看,政府長期傾向勞工的思維(把勞動政策當作是買票工具)只會增加爭議罷了,配套措施是什麼?還請候選人要說明清楚才是。

派遣工福利形同正職人員:

要改善的派遣工的狀況,那麼就要先正視一個問題,為什麼派遣業會有存在的必要性?連公家機關都在濫用的情況下,別以為說說就可以拿到票喔!請說明公家機關的約聘制度如何改善?新竹市政府今年年初一次解聘數十人的案件到現在也是沒有任何說明不是嗎?要改善就要一次到位,不要跟我說政府機關的約聘制不適用勞基法這種屁話,要將派遣人員升為正式人員,無外乎又是將企業當做提款機,這種政策鬼才會信。

要嘛就把所有的政府單位約聘人員、企業常態性的派遣人員全部升等,但實質上有機會達到嗎?還請候選人出來說清楚。

協助工會升級,並由工會診斷企業症狀:

以我個人的角度來看,工會的作用就是在做勞資雙方的對話平臺,請注意「對話平臺」,而非是對立的平臺,連勞資會議都無法成為常態,又怎麼能夠成立工會呢?還要用工會的角度來診斷目前企業的症狀?請問這種只把權利放給勞工而枉顧企業權利的做法,是否真的對勞工有利,這該好好的想一想吧!

雇主幫學生支付學費,並可抵稅:

別每次都用抵稅的概念來玩,加薪來抵稅、支付學費也可以抵稅?我只有一個疑問,那就是「憑什麼?」抵的稅金是否可以抵過勞健保及勞退?我想這才是一個實質的議題,再來何謂配套措施,有沒有最低服務年限條款?是否可以適用競業禁止條款?這都沒有看見更深一步的陳述,怎麼讓人相信啊?

結語:

我有沒有政黨傾向,以前是有的,但接觸了勞動法令之後…...我只能說政客不可信,勞動政策長期以來備受忽視,只有選舉的時候才會有治標不治本的政策出來,說好聽有利於勞工,但放長遠來看,勞工才是深受期害的那一群啊!

民進黨篇

談完國民黨,接下來看一下民進黨的主張如何,我們是否能夠擺脫國力不彰,前提不在於經濟條件與社會條件,重點在於人民的素質是否能夠提升,政治人物是來為我們服務的,我們對於他們只有要求、要求、再要求,他們不是神,而是我們的公僕,改變是從日常生活、心態、行動上的轉變,別妄想用一場選舉來改變,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讓我們一起學習,就從盯緊政策開始吧。

一、創新產業,提供就業機會:

產業創新這個名詞,這幾年一直出現在很多報章媒體上,我的很多客戶都是在歷經這個階段,我只能說成功的少、失敗的多,原因不在於資金、產品,大多數的關鍵都會在人,因此民進黨對於產業創新就可以增加就業機會的論述,只能說是太理想化,而且對於產業創新是否有補助及配套,至少還沒有看到,這實在很難說服人民。

二、縮短勞工年總工時:

低工時、高薪資其實不是一個理想值,只是大家都忘了另一個關鍵字,那就是高效率,的確某些行業,如醫護人員長年都處在長工時的狀況,但是否每一個行業都可以進行縮短工時?我個人還是認為要將行業分開,否則這種齊頭式縮短工時的做法只會徒增爭議罷了。

三、訂定最低工資法:

我不太懂最低工資的意思與基本工資的差異點在什麼地方?如果現在還是脫離不了數字上的限制與制約,我想勞工的待遇是不會調整到什麼程度,這種齊頭式的平等是否真的能保障勞工,民進黨的思維也沒有進步到什麼地方。

四、訂定派遣勞工專法、部份工時勞工保護專法:

我想請問一下這與現行勞基法的範圍是否有所重覆?如果有的話為何還要再訂定呢?蔡主席要思考的應該是勞動條件應與行業別有所搭配,而非現在的一體適用,這長遠來說對於勞工才是真正的有益,如果還是想要在一個框架下玩這個立法遊戲,我個人不覺得對勞工朋友來說是有益的。

五、逐年下降公部門的派遣勞工:

這是一個有意思的議題,個人給予肯定,從今年開始,台北市、新竹市都有突然終止約聘人員合約的事件發生,請問一下蔡主席,對於現在在政府單位將近有20000名約聘員工該如何處理,這才是一個該拿出來檢視的問題,是否可比照南韓2007年將所有約聘員工轉任成公務人員呢?降低派遣工是一個不錯的想法,但原有的該如何安置及處理?給個說法吧!

六、立法保護非典型勞動:

呼應我上述的議題,該立什麼法呢?我很好奇,但我找了很多資料卻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因此我想今天我會打去問問競選總部,看看有無確切的資料。

七、公平的集體勞資關係:

現今的勞資關係平等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勞工是當然的受害者?公平的勞資關係,是要由企業內部建立,而非由政府帶頭,運用查核、罰款的方式來拉近彼此的距離,這只是一個治標不治本的方式,不要說工會,連勞資會議的概念都還不是很健全,請問何謂的公平勞資關係?內容過於空洞,並沒有看出實質的意義在什麼地方。

八、職場達人拉進學校,扮演專技老師:

產學落差其實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問題,想要拉近這個差距,其實是應該把企業的環境、標準讓在校的孩子有所了解,這不是上幾堂課、幾場演講就可以解決的,是否該由政府出資,在畢業前一年開始在各各行業別展開實習,這才是一個可行的方式,也讓他們早日準備並了解企業的需求在什麼地方,能力高自然薪資就可以跳脫基本工資的魔咒,職場達人?這個概念很模糊,又是一個不清楚的政策說明。

結語:

民進黨的政策在我看來,理想空洞性的字眼太多了,立法不代表對於勞工就是有保障,企業端的問題仍沒有解決,請問薪資怎麼會起的來?仍然跳脫不了最低工資及勞動法令一體適用的思維,這種政策看似豐富,但長遠來說,對於勞工是仍是沒有幫助的。

親民黨、民國黨篇

再來是第三組總統候選人的勞工政策,我們來看看宋主席提出的政策項目,這幾天我分別受到各黨支持者的指教,有好的、也有壞的,我沒有什麼政治立場,所以該回覆的我都己回覆,至於情緒用語者,我也不想多說什麼,只能說如果我們都把選舉當做改變環境的希望,我只能說最後自食惡果的就會是我們土地上的人民,所以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一、最低工資公式入法:

最低工資公式,這可是一個新鮮的名詞,我非常的好奇,很想知道這個算式的計算基準,所以我找了相關的資料,很遺憾的是又是一個議題用字罷了,這跟其他二個黨有什麼差別啊?正所謂天下文章一大抄,一點新意也沒有,如果我們還是受限在基本工資的坑洞裡,低薪現況將不會有所改善,我真的很好奇這三個黨的勞工政策是哪邊出來的?

二、企業分紅常態化、普及化:

要先照顧好勞工,首先要顧好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怎麼到現在還是將所有的企業視為同一個對象?不同規格的企業理當來說就應該受到不同的待遇,政府長期以來獨厚大財團,哪來的實質照顧中小企業?給沒有,要出錢就是全部要出,這是哪門子的政策?分紅也要有營餘,那政府針對賠錢的企業有任何的補助措施嗎?完全的搞錯順序。

三、八年內完全廢除政府部門派遣制度:

公部門派遣制度反應的是國家財政的吃緊,所以如果要在八年內全部排除派遣業的話,是否要請選舉陣營提供財務上的數據?再者針對目前現存在政府部門的約聘人員該如何安置,請與民進黨一樣,提供一個明確的說明,終結派遣是一個很好的構思,但配套、實務內容請說明清楚才行。

四、落實勞工董事制度:

「證券交易法第14條之7」法案,今年在國民黨團的封殺之下,並沒有列入優先通過的法案,其實顧名思義,就是要在公司營運決策的董事會中,保留勞工董事的席位,為勞工爭取更多的權益,根據2013年歐洲工會研究所的調查報告中,至少有19個國家要求企業要設置勞工、工會代表的董事,其中瑞典、法國、荷蘭有明文規範勞工要深度參與公司營運相關的事務。

這個政策不錯,但有一個問題,目前國內勞資對話的空間夠嗎?如果勞資會議都起不來,怎麼又能寄望勞工董事發揮功效呢?如果我們對於工會的概念只是抗爭對立的話,這個貿然施行,只會壞事的,對話溝通永遠都是處理問題的第一步,如果只是把人推上位置而不培養概念的話,受害的還是勞工。

五、打造一流技職學院:

產學落差其實不是一個新聞,如何打造,前一個動作應該是要進行學校的整併,這可不是拿幾個學校出來做做樣子就可以處理的了的,因此如何安置現有校園的教職人員才是第一步,但我也沒有看到任何配套的說明。

結語:

三天的整理,我想三個政黨對於勞工政策仍處在皮毛的階段,因此誰當選,我想都不會有太大的建樹,只希望國會在未來能夠更有效率,對於立法嚴懲不法企業這一塊,能多做修法,不然勞動局只具備調解、開罰的權利,實在是遠遠的不夠,這次的主題與各位分享!

「冰與火的世界」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