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新語言的樂趣之一,就是可以用「外來者」的角度思考新字彙的意思。我從大學開始接觸中文,很多中文老師也鼓勵學生用類似的創意方式記詞,比方說,我在台灣第一位中文老師在教我們「芒果」這個詞時,就建議我們把它想成是個很「忙」的「水果」,從此,「亂想學習法」就成為我記憶中文詞彙的學習方法。

當然我這個外國人亂想出來的字義,跟母語人士認知的正確辭意往往有一些差別,但也許這也是這個特殊學習法好玩的地方,因為大家想出來的意思都不一樣,聊天時可以比較一下彼此想出來的意思哪裡不同,簡直像是個遊戲。

生了小孩之後,我有機會學到很多新的育兒字眼,也因為自己日常生活的角色有些改變,所以對一些早就學會的舊詞彙有了新的想法,「小朋友」就是一例。

我第一次聽到「小朋友」這個詞,還沒有當爸爸。一開始覺得這個詞很可愛、很溫馨,好像大人跟小孩子間有著很親切的朋友關係,我也很喜歡用「小朋友」這個詞。

當了爸爸之後,我忽然覺得「小朋友」一詞很矛盾。第一個部分是「小」,「小」是「大」的相反,所以講到「小朋友」也意味著它的相反詞「大人」,這樣講起來,小朋友跟大人好像有著比較、對立的關係,也反映出垂直的階級關係,「小」的要服從「大」的,「大」的要保護「小」的。

「小朋友」第二個部分就是「朋友」,對我來說,朋友的定義就是:兩個人對彼此而言具有同等重要的位置,朋友某一種程度意味著一個平行的人際關係。

分開思考構成「小朋友」的兩個部分,我不禁疑惑,跟同一個人,怎麼能維持一個又垂直又水平的關係呢?那時候的我,甚至覺得「小朋友」這個詞是錯誤的,父母跟小孩子的關係應該是垂直的呀,畢竟父母有保護和教養小孩子的責任,「小朋友」沒有完全反映出這種垂直關係,語意不明,很不精確。

我也發現,在我周遭,大家對小朋友一詞使用兩種量詞,第一種是最常聽到的「一個」小朋友,比較沒意思;但是第二個真的很有趣,我居然常聽到大人開玩笑地用「一隻」來形容小朋友!通常我們會說一隻貓、一隻狗,但是「一隻小朋友」⋯是把兒童歸類成「四肢」或者「小動物」嗎?

不過,隨著我女兒一天天長大,我的「亂想學習法」也發生變化,我開始對「小朋友」這個詞有些不一樣的想法,也許它既不是單指「大小關係」也不是只表達「水平的朋友關係」,而是形容教養的整體過程。

教養小孩子的目的,是讓剛出生完全依賴父母的「小孩」變成可以獨立思考、經濟上不需要依賴父母的「大人」。換句話說,父母跟小孩的關係,一開始是小孩服從爸媽、父母有責任保護與培養小孩,是一種小跟大的垂直關係;但是生育教養下一代的終極目標,在於讓小孩成為精神上和經濟上完全不需要依賴父母、可以獨立解決事情的大人,兩組獨立且可以平等互動的個人,不就是「朋友」嗎?

這樣想,「小朋友」這個詞的設計還真完美!完全結合了教養過程的起點跟終點,某種程度也反映「人」的教養過程。從父母的角度來想,教養的目的就是讓孩子從比你「小」的人變成跟你同樣地位的「朋友」,這中間的過程,有賴父母不斷思考如何在又垂直又平行的互動關係上找到平衡點,也就說,一方面要給父母足夠的權力幫孩子做出正確判斷,另一方面也給小孩子足夠的空間,往當大人的目標前進。

也許教養的過程中,我會因為不放心女兒的決定,而事事為她做主,也許女兒漸漸會抱怨我不把她當成一個獨立個體。在這場拉鋸戰中,做父母的如何學習放手、何時開始放手,讓孩子漸漸邁向「大人」的路,真是一門人生功課,而我這個一天到晚胡思亂想的荷蘭爸爸,不僅僅又多了一些「育兒詞彙」要學習,也得跟著女兒腳步,牽起她的手,一步步爬向當個好爸爸、好朋友的山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