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Boston Marathon,最暖心的世界大賽

除了古代希臘那一場原始馬拉松,現代世界中最早的馬拉松「比賽」,就是1897年開辦的美國「波士頓馬拉松­­­­」(以下簡稱「波馬」)了。

「六大馬­」(指波士頓、紐約、芝加哥等六大國際城市的經典馬拉松賽事)甚至全球體壇,至今仍常以「波馬」馬首是瞻,將它那自然且全面為跑者服務的細心與體貼奉為學習標竿。欣賞了「波馬」的獨家特色與榮耀,也許你會興起「有為者亦若是」的念頭,在有生之年到麻塞諸塞州波士頓跑上一跑呢。

想要報上「波馬」的名,首先,你必須超越著名的「波士頓資格」(Boston Quality,BQ)速度障礙。也就是說,你的42.195公里全馬成績必須高於其主辦單位「波士頓田徑協會」(B.A.A.)公布的最低標準,成績是經由「國際馬拉松路跑協會」(AIMS)認證的賽事發出(這一等級賽事在台灣每年10場不到),而且只追溯至報名時間的前一年。以2015年的資格標準來說,18~34歲的男士組是3小時5分,80歲以上的女士組是5小時25分。

此舉看似刁難、不讓大家自由報名,實則是為認真的馬拉松熱愛者著想。在「波馬」舉行的那一天,大波士頓地區最重要的馬路將為真正的跑者封閉,成為這群主角的天堂。而且報名採「輪番制」(Rolling System),乃以報名者成績高低依序分批開放,大家不必在同一時間擠上網搶名額,是非常科學又具人性的參賽法。

其實,就算有BQ限制,「波馬」近年仍是讓兩、三萬名跑者參加,維持著世上最盛大之馬拉松賽事的美譽,相當大方的。B.A.A.並分別在每年的4月、6月、10月舉辦5K、10 K與半馬比賽,入門者不妨從這些暖身賽逐漸進階,也同樣能慢跑方式暢遊波士頓。

而且,「波馬」可是最早設置輪椅組、讓肢體障礙者也能參與的偉大馬拉松。其中持續參賽最久的「一對」選手――父親迪克•賀特(Dick Hoyt)與他的腦性麻痺兒子瑞克•賀特(Rick  Hoyt),正是來自麻州。

瑞克雖然行動不便,但他在15歲時向父親說,想參加一場為身障人士募款的慈善路跑。永不放棄的父親因而開始練跑、繼而以輪椅推著兒子一道上路,「波馬」就是他倆的重點賽事之一。2013年,為了紀念賀特父子參加「波馬」30周年,贊助商將父子跑步的模樣塑成銅像、捐給波士頓的衛星鎮霍普金頓(Hopkington)。明年,父親迪克將是76歲、兒子瑞克將是54歲,仍會無懼地在「波馬」向前跑……。

賀特父子雕像所在的霍普金頓,是「波馬」的起跑點。由於是純粹的運動,「波馬」鳴槍前不會有冗長的開幕儀式與官員致辭。但是因為這場馬拉松每年皆在美國的「愛國者日」(4月的第3個星期一,2016年為4月18日)舉行,倒數計時前會有表演者清唱一遍「美麗的亞美利堅」(Beautiful the America)。跑者將保暖衣物脫下交給工作人員(這些衣物將捐給慈善團體),沒多久就能開跑了。

有意思的是,由這首愛美國之歌開始、跑完一趟「波馬」賽道,也幾乎跑了一遍美國小史。

例如,與賀特父子雕像同在起點霍普金頓周邊的雕像還有一座,即是「馬拉松精神」(The Spirit of the Marathon)雕像――「基理亞凱德斯雕像」(Stylianos Kyriakides Statue),紀念基氏這位貧困出身的希臘裔「波馬」五〇年代冠軍得主。他的馬拉松奮鬥史,與他的移民美國奮鬥史平行,正是美國夢的成功代表。

起跑候,在「波馬」5至10公里之間,「亞許蘭鐘樓」(Ashland Clock Tower)是地標之一。這是在1916年發明電子鐘的亨利•華倫(Henry Warren)所住的小鎮,所以亞許蘭又稱為「鐘鎮」,象徵著美國百年前即成就的科技領先者地位。接著,「波馬」10公里處會經過的「弗雷明翰火車站」(Framingham Train Depot),完工於1885年,雄偉的羅馬式矩形建築留住了美國鐵道運輸的風華,讓它也成為「波馬」前1/4路程的地標。

跑到一半、約20公里處,「波馬」最吵的地標出現了,那就是主要由「衛斯理學院」(Wellesley College)師生組成的「衛斯理吶喊隧道」(Wellesley Scream Tunnel)。這所頂尖的、貴族式文理學院創立於1875年,位於大波士頓區,是美國甚至世界的教育與文化重鎮。該校師生大約從1970年代起,每逢「波馬」日皆會放下矜持,以吃奶的力氣為跑者歡呼、加油。據稱,其音量誇張到在數公里之外就聽得見!

衛斯理女學生特製的各色「Kiss me」海報,更是激勵跑友的重點。海報經常加上「I Won’t tell your wife.」、「I major in kissing.」甚至「I major in CPR(急救).)」等醒目字句吸引跑者,因為這群女學生的創意加油法不只有聽覺與視覺意象,還有「觸覺」效果――跑者是真的可以親女學生喔!

獲得「吶喊隧道」聲波鼓勵之後,選手還無法高興太早。跑全馬通常在30公里開始會遇上「撞牆期」,偏偏「波馬」此時正有一段連續9公里、總計爬高600公尺的上坡,名為「心碎丘」(Heartbreak Hill)­。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也是馬拉松高手,他在旅居波士頓時夠資格參加「波馬」數次。他的美國譯者就曾特別在「心碎丘」等他、遞上檸檬來加油,果然是老波士頓人、「波馬」的加油行家啊。

基本上,每年的「波馬」皆有高達50萬人來加油――這也是這項賽事最獨步全球、最讓人窩心之處。終點時終於到了波士頓市區,「衛斯理式」的吶喊將在此處達到高峰(只是少了親吻),加油者也彷彿在衝刺。不過,馬拉松是最不具競爭性的運動,要挑戰的是跑者自己。過了這一關,「波馬」以獨角獸為標幟的獎牌就等著讓你珍藏一背子了。

村上參加過不少國際馬拉松,他曾回憶「波馬」:「整個城市能像這樣團結成一體為跑者熱心鼓舞的賽跑,別的地方倒真少見。」那種感覺宛若「被溫暖的光輝包裹住,像是回到令人思念之處,如魔法一般……。」

所以了,美國「波士頓馬拉松」雖然規定參賽者的程度,加油者的資格可是完全不受限。每年4月,你隨時能成為那「溫暖的光輝」之一員,到波士頓一起與跑者領受那持續近120年的魔法。

「波士頓馬拉松」官方網站:http://www.baa.org/

更多美國旅遊資訊請至:http://www.gousa.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