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 維多利亞的秘密內衣秀在電視上播出,我正在看推特,看到許多女性說自己不可能有模特這樣的身材。這使我想到我早期的模特生涯,當我8歲的表妹看着我化妝的時候,她對我說『我看我以後都不要吃東西,才能長得跟你一樣!』我的心都碎了……。我意識到,關於自信,身材方面,我給其他女性傳遞了不好的信息。」

凱莉•比蘇蒂(Kylie Bisutti)曾經是世界著名內衣品牌維多利亞的秘密 (Victoria's Secret )超模,在尋找天使超模選拔賽中贏得冠軍。如同許多人渴望的一樣,她贏得了眾人的喝采、被欣羨的眼光。這個競賽是流行界的指標、全球期待的時尚嘉年華,讓凱莉的名字在一夕之間成為全世界最多人搜尋的關鍵字,和眾多女孩爭相仿效的對象。

她的模特生涯迅速發展,彷彿站上了模特兒界的頂端,她也認為自己的夢想實現了!不久之後,她就開始意識到這個職業嚴重影響了自己的生命,也包括了她的新婚生活。「他們付錢要求我脫光衣服,擺姿勢挑逗男人。這不再是關於衣服的展示了,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塊肉。」凱莉在回想她的模特生涯時說。在一系列層出不窮的事件後,促使凱莉決心離開她眼前這光鮮亮麗的職業。

我一抵達紐約就直奔紅模經紀公司為我安排的公寓。既然紅模比影象更大也更有名望,我便希望這次應該會有所改善,比我上次排到的擁擠4人房更好。

想得美咧,站在街上抬頭仰望自己的新家時,我不禁這麼想。那棟大樓看起來髒兮兮的,還加裝了鐵窗,位於中國城一個不太起眼的地段。

空氣中混雜著臭魚味和垃圾堆在路邊一整天的惡臭,還不只如此……。

那是什麼味道?爬上樓梯到3C房時,我不禁納悶。一開門我就得到了答案,迎面而來的是一陣裊裊白煙,從一個火柴棒似的金髮女孩那裡飄來,她坐在一張爛沙發上吸大麻。

「嗨,」她朝我這邊點頭說道。「你一定是新來的。」

「對啊,」我把煙撥開,嗆得咳了一下。「我叫凱莉。」

「很高興認識你,」她說。「我是布蘭妮。」她的身高和我差不多,卻比我瘦好多好多,我猜大概只有50公斤,可能更輕。她非常漂亮,頂著一顆法拉頭,還有雙湛藍的眼睛。「你可以住在那一間。」她往左手邊一指。

「好,謝謝。」我設法不要盯著她手上的大麻菸。

「你聞到大麻的味道會不舒服嗎?」她問,隨即又吸了一口。

「不會,」我騙她的。「沒關係,真的。」

「酷,」她孱弱地微笑。「那就歡迎你加入。」說完她隨即隱入另一個房間,只留下一團雲霧。

我迫不及待想逃離這團煙霧,便走進房間,把行李箱的東西拿出來。既然只有我們兩個人,那我就有地方可以放東西了,而且不用把東西都塞在行李箱裡絕對是加分,唯獨對布蘭妮還是心存疑慮。當我知道是大麻確實很不舒服,那不只是味道的問題,因為我一向和毒品劃清界線,所以這對我來說是個不自在的領域。

那天晚上我打電話給媽媽,請她從網站上幫我另外找一間公寓:希望是在比較好的社區,室友也不抽大麻。很不幸,媽媽找不到任何在我預算範圍內的房子,除非我願意從紐澤西通勤,和四個女生合住一間房……看來我得開始想辦法和我分配到的室友和平相處了。

到目前為止,據我的觀察,我不期望可以和布蘭妮變成像布莉安娜一樣的好朋友,但至少可以對她釋出善意。畢竟,在模特兒這一行,每個人都會說外表是會騙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