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昨天回到家,告訴我們她又跟導師吵架了!

我望著淚流滿面的小雅,心中大嘆一口氣,上學期還沒有過完,跟所有老師,特別是導師的衝突不斷,我真的不知道,接下的日子要怎麼過下去?

升上小學四年級的小雅,因為併班加上換導師,有點適應不良。一開始她常跟我們抱怨上課時助教常坐在她身旁,干擾她的行動,她跟導師抗議都沒有用。而這個導師也不肯提供她更多的上課材料,常常重覆上她已經知道的內容。

「 上課真的很無聊!」小雅這麼說。

我們的第一次家長會,就跟導師處理這件「上課很無聊」的事情。原來這個導師的做法跟之前的導師不同。

之前的導師只要小雅完成當天的學業進度,她就放著小雅做自己的事情,甚至是看課外書,也從不強迫小雅參與課堂的共同討論活動;而目前這個導師恰恰相反,她覺得小雅上課參與度太低,沒能學會團隊生活,不能再放著她「自生自滅」。

因此導師找了助教坐她身旁,「協助她上課更專心」。當小雅拿出課外書之時,助教就會「提醒」她她正在上課,因此小雅與助教衝突不斷。

而班上還有其他的資優生,人家功課好,卻比小雅合群很多,導師覺得人家能,小雅也能,只是看她願不願意。

我很感謝導師對小雅的用心,人際關係與社交本來就是小雅的弱項,併班之後班上一堆她不認識的新同學,很多男同學態度行為在她眼中又很野蠻。對於小雅而言,躲入書中一定是比設法生存在課堂這個「叢林」來得容易。而且導師是對的,小孩愈大,社交與人際關係更是重要,一個無法與人溝通,共同分工合作,初步瞭解別人怎麼想的人,再怎麼聰明也不會有前途。

但另一方面,小雅很有可能不適合共同進度,她習慣自學,而過慢與重覆的演講會讓她心神瘓散,不僅是無法專心,而且會產生難以形容的焦慮。

「如果老師一直重覆說某樣東西,我會很想站起來跑離教室!」小雅這麼說。

小雅可能有某些感官統合上的問題之類的,不很嚴重,但很可能會影響她與大家共學的能力。我們正在準備前往以色列地區性的「兒童發展中心」做測驗,看他們可以提供什麼幫助。

本來是跟導師說好等到「兒童發展中心」的報告出來後,我們再來談。沒有想到家長會的隔週,導師就在全年級音樂會的會場,因為小雅不肯上台表演而跟小雅吵架,最後甚至用「我要妳父母取消妳的鋼琴與合唱課」做威脅。而我這個做媽的,一邊得顧著小雅的難處,一邊得顧著導師的面子與權威。

音樂會事件到現在也還沒有過一個月,竟然又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