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的某一天,我在台北西門町樂聲戲院外排了兩個多小時的隊,等待看首映的「星際大戰」。

高中時期的我是一個電影迷,夢想成為電影導演。「星際大戰」讓我著迷有兩個理由,首先是 它擴大了我們的想像力,之前完全沒有同樣類型的電影,創造了全新的體驗。

其次是導演喬治·盧卡斯,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想了解他是如何辦到的,如何從一個故事,到一個產業,創造出一個時代,感覺上很像賈伯斯和蘋果的傳奇。

盧卡斯從1970年代初期就有拍「星際大戰」的構想,不斷撰寫和修改劇本,後來他有一部成功的賣座片,建立了自己的credibility,得以尋求電影公司支持,實現自己的理想。

但拍片過程中電影公司還是不放心,一直覺得會賠錢,盧卡斯周圍的朋友也認為這部片子會灰頭土臉,於是他只能說服電影公司說小朋友應會喜歡,將來可以從玩具上賺到錢。

結果如何我們已知道,是否有些似曾相識?40年後的今天,當我協助一些新創企業和創業家實現他們的理想時,同樣的景像又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大部分的創新都是漸進式,偶爾會碰到超越時代(transformational)的革命性idea,但創業者和投資人都需要勇氣,沒有人知道是否會成功,一旦成功即可實現最大價值,這需要明日的思考模式,用創新方式來解決問題。

台積電是一個例子,傳統半導體製造是整合式,但它把製造這個環節拆出來,創造了「晶圓代工」新模式,不僅成就了自身的傳奇,還造就了一個產業,扶植了整個台灣。

聯發科是另一個例子,它在半導體設計上想到更好的解決方案,把許多不同功能整合在一顆晶片上,締造了中國大陸山寨手機奇蹟。

今天台灣的問題是,沒有人從事這種前瞻式的創新,我們把自己侷限在台灣,看不到未來的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