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場總統電視辯論,其實滿精采的。三組候選人不論是五十歲、六十歲或七十歲,都頗像樣,攻守之間各自的策略非常清晰,兩個半小時的辯論會,透過媒體提問和交互詰辯,從兩岸關係到領導能力都有堪稱聚焦的討論,而且風度不差。儘管辯論會後,問題還是問題,這是台灣整體政治文化的問題: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這也是為什麼只要候選人表現不太離譜,辯論會即使重要但對逆轉選局作用有限的原因。

朱立倫攻勢凌厲,難卸執政包袱

綜觀整場辯論會,國民黨候選人朱立倫沒什麼可輸的,其攻勢比想像凌厲,能不能讓藍選民支持意向回流還待觀察,畢竟執政包袱和既成印象很難因為一場辯論而改變,而且,基本切割不了。朱立倫一路走來,算是發揮了力道,表現比預期的要好,不過,身為執政黨主席,無法擺脫國民黨執政八年與民意疏離的事實。簡言之,大氣候對國民黨不利,朱立倫表現再「正常」,辯論對朱的加分依舊有限。遑論對蔡英文嚴詞批判國民黨兩岸買辦文化、馬政府權貴文化等等,朱立倫即使請出基層農漁與中小企業為國民黨兩岸政策背書,要逆轉選情殊為不易。

蔡英文被逼出「九二歷史事實」

蔡英文看來有點被氣到,但還穩得住,小走調沒走得太離譜,九二共識繞來繞去,終於繞出一個「九二歷史事實」,不知道這六個字或化約的「九二事實」(九二歷史)能否說服對岸(美國理應接受)和執著焦慮於兩岸關係的中間選民,不過,選舉進行到這一步,她大概也不太需要介意有無加分,基本不失分就過關。無可諱言,馬政府的外交與兩岸是有長足進展,就此而言,蔡英文並未能提出更具體的做法,不過,她有一句話講得很不錯:外交不分藍綠,都站在彼此累積的成果前進,就這點,她可以在未來有限的三星期中,說得更清楚。

宋楚瑜老練卻寂寞

宋楚瑜,老練的政治人物,第三段交互詰問,宋問朱蔡對美採購的問題,有意思也夠深刻,然而,愈是老辣愈見寂寞,他的歷練改變不了在大選中邊緣化的情境,那一輩的政治人物是該放手了,許信良以「看到國民黨走到這一步,可以滿足」的心情,落在宋楚瑜身上,收結於結論最後的長揖到地,七十歲的人不放棄不知該感動還是感傷,但是,在這樣一個場合其實不適合過份激動,哽咽落淚實屬自居弱勢,殊為不宜。唯一的建議:最後三星期,好好走完,不要再掉淚了。

這場辯論會,不同於副總統辯論會由公民提問,而改由媒體提問,有論者認為是「四打一(蔡)」, 好好聽聽五位媒體提問人的問題,自由時報鄒景雯的題目好,而且公平質疑,但其實是最難答的,三位總統候選人都有長才,都有弱點,他們的答覆顯示他們的政治歷練都足夠迴避或遮掩自己的弱點,的確是夠格的政客。

媒體提問聚焦外交兩岸,允當卻太禮貌

其他四題圍繞在外交(台美關係)和兩岸關係,被網民認為是圍攻蔡英文,其實依憲總統職權在兩岸外交國防,他們的提問恰如其分,除了(含瘦肉精)美豬單切一點之外,這些問題確實是台灣的大問題,也是民進黨重返執政最後一哩路的重中之重,與其說是圍毆蔡英文,不如說是有志一同做球給他們已經表露心證的未來當選人,畢竟總統一念之間,就可能為兩岸關係乃至台灣的國際關係埋下緊張的因子。可惜,國防問題觸及不多,宋楚瑜提到了,蔡朱回應都看不出所以然。這部份只能待新總統就任後再做功課,這也是警訊:國防問題很重要卻不太受重視了。

整場辯論與其說媒體提問四打一,不如說媒體對總統候選人還是太恪守禮貌,五個問題都不若三位候選人彼此詰問來得辛辣。不論是宋楚瑜追究的「用人唯才」和「英派是扁派」,朱立倫第一階段就猛攻的「九二共識」和後來的「領十八趴罵十八趴」,還有蔡英文一句問宋,「你以為朱主席和馬總統差別大嗎?」夠嗆,就算朱馬不一樣,國民黨還是一樣啊,一句話就打中現下要換黨執政的民意氛圍,這正是朱立倫難以逆轉局面的主要原因。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