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瑪進「托嬰中心」第4天,就被一年生病不到兩次的老大小雅傳染。兩天過後,小瑪先好轉,小雅則是退了燒24小時後又燒了起來。

第二回合發燒時,我也跟著病倒。三個女生在家裡演「三娘『叫』子」,雅爸被我們三個在家裡叫來叫去,奉茶、奉藥,伺候沐浴更衣加煮飯。

孩子都生病的結果,就是做父母的都累垮。這次我也跟著發高燒,卻無法丟著兩個小孩給雅爸自己照顧。一來是小瑪得吃奶,我的冰箱沒有庫存,所以一定得親餵,而既然沒辦法好好休息了,就乾脆也幫忙照顧小孩;二來是雅爸也要病不病的,我怕他若真的也生了病,全家一起躺平。因此在白天,雅爸上班及買食物時,我吃了退燒藥後,就打起精神來處理家務及照顧小孩;而晚上因為小孩們都還在發燒,我跟雅爸就輪流每一個小時起床看狀況,自然也沒辦法好好睡。

三個女生都破病的星期五中午,雅爸帶中餐回家做完「孝子」後,說要回公司去忙他的程式。(以色列週休是休星期五及星期六,但我老公通常星期五會自動加班,把一星期沒趕完的進度趕上)我一邊擔心他做不完他的工作,一邊覺得他真是不細心,是沒看到他老婆一臉病容嗎?不留下來照顧小孩,還要回去上班。心不甘情不願的,還是跟他點了頭。

他把小雅哄上床後,就趕回公司。已經要累死的我,盤算著等餵完妹妹,也要去躺一下。

然而小雅沒睡著,躺在床上,一下子要水,一下子嫌冷,一下子嫌熱。我本來餵小瑪,為了她要這個要那個,中斷了好多次,搞得妹妹也不爽了起來。

最後一次,小雅又在房裡大叫要喝水。我覺得熱血往腦子上衝,狠狠的抱起小瑪往小雅房間走去,開了燈很大聲的跟她說:「妳吵夠了沒,妳媽要累死了,妳還不睡覺。」

躺在床上的小雅,被媽媽這樣一兇,就哇哇的大哭了起來。她這一哭,也把妹妹惹哭了。兩個女生就這樣一搭一唱,比大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