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暑假回荷蘭,我父母整理家裡,決定把小孩所有的東西都還給小孩自行保管。其中一樣東西,就是我小時候的相簿。

跟爸爸一起翻閱我成長的相本,翻一翻,看到一張卡片,好像統計表,上面畫了一條線,寫了「調皮卡」。

「調皮卡是什麼?」我問老爸。

「岱思,你小時候滿調皮的,不太願意聽我們的話,也一直想要挑戰我們的決定,因此畫了這個調皮卡,紀錄你每天調皮的程度。你什麼事都想跟我們討價還價,我們的任何決定,你總會先按照自己的想法反駁,比如媽媽在煮晚餐,要你幫忙準備餐具時,你都會說『好啊,可是我要先做我手邊的事』,而那『手邊的事』常是玩玩具或看電視,總之你一定會討價還價一番。」

爸爸停了一下,繼續說:「你媽和我用記錄的方式,創造跟你溝通的機會,這些記錄也讓你跟我們多想一下:這個行為哪裡不對?」

「聽起來我小時候很討厭⋯」我跟我爸說。

「某種程度的確很討厭,但是也很可愛,這也是你個性的一面,做為父母必須尊重。再加上,我從一開始認為學會辯論是小孩重要的一課,所以讓你討價還價,學習跟大人辯論。」

這我的確記得很清楚,我常常跟我老爸辯論事情,但是因為他也是博士畢業,邏輯很強,小時侯怎麼講都贏不過他。到了19歲我們討論了某一個議題的時候,我爸忽然開口說「你這個想法有道理」,我第一次聽到他這樣評論我的論述時,心情還有點激動。

「不過,做為你的父母,你在家裡調皮還好,我們擔心你在學校因為不怕跟有權威的人辯論,而被老師討厭,影響到你的學習與人際。因此,我們必須找一些方法讓你習慣聽別人的話。」

小時候跟爸媽辯論,有時候會碰到他們兩個說法。第一個是「就是因為我是你的老爸/媽」。爸媽認為有一些決定可以跟我討價還價,有的時候真的怎麼做都無所謂,那就聽聽我的建議吧。但是有的決定他們堅持一定要按照他們的意思,那時候如果我開口說「對啊,可是⋯」,他們就會說「沒有原因,我們這樣決定就是因為我們是你的父母」。

第二個手段是一句拉丁文「quod licet Iovi, non licet bovi」,我媽媽中學念過拉丁文。這句的意思是「某一個人可以做的事情,其他的人不一定也能做」,常常用來說明我因為年紀太小,不准做哥哥姊姊可以做的事情。

最近因為跟我女兒相處,讓我想起我跟父母那一段「調皮卡」的對話,也讓我想起我父母對小孩的教誨。從我爸的教育方式,可以學習到幾個重點。

第一個重點是:每一個小孩不太一樣,所以教養的手段必須跟著小孩的個性調整。爸爸媽媽用「調皮卡」讓我了解什麼行為是不好的,幫我建立好行為的原則。但是因為我姊姊哥哥並沒那麼愛討價還價,所以他們不用調皮卡被教訓。

第二個重點是:「教育戰爭」是長期的投資,必須選好你想要打贏的戰爭,偶爾打輸給你的小孩也沒關係。我父母不是每次討價還價都阻止我,有時候利用討價還價讓我學習辯論,有時候堅持我允許他們的說法。

雖然我爸媽看起來給我很多空間,但是其實重要的事情都是他們決定的,小孩生活的主要常規也是他們設定好。

看我女兒越來越意識到「自我」,也越來越懂測試大人對她行為的反應,我希望可以像我父母一樣,發展一套父母決定重要的方向,同時讓我女兒發展出她獨一無二的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