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初到香港,街道洋溢耶誕氣氛,但與前幾年不同,陸客明顯變少。

精確一點來說,聲量大、手筆大的陸客,不再隨處可見。名品街廣東道上,被港人形容為「抓著黑色大塑膠袋,把精品往裡面丟就像丟垃圾一樣」的豪氣買家不復見,倒是散在誠品書店、無印良品的文青陸客,或是中環置地廣場、銅鑼灣時代廣場的中國小資男女,比以前多了。

許多台媒對香港經濟的議論頗悲觀,基本的論調不外乎,香港太依賴陸客,但中國經濟成長放緩,習近平打貪,加上港人與陸客的矛盾激化,導致陸客減少,以服務業為主的香港,前景不妙。

攤開數字,今年前九個月,陸客較去年同期下跌了0.3%,相較於前一年的成長16%,這數字的確難看。但,這樣就會威脅香港經濟了嗎?

香港的服務業佔GDP的90%以上,其中以貿易與物流最大宗,佔GDP的24%,其後依序為金融業17%、專業服務12%、旅遊業只佔5%。

就算旅遊業只佔5%,會不會香港其他的服務業,因為中國上海、深圳日益壯大,搶香港的生意,或是北京報復雨傘運動,導致香港經濟進入寒冬呢?

就我的觀察,至少這幾年還不會。

其實香港的經濟,比台灣樂觀許多。今年香港的GDP成長率還有2.4%左右,而台灣GDP卻可能連1%都不保;香港的總出口(含轉口)貿易今年小跌1.5%,服務貿易輸出小跌1.2%;而台灣前十一月的出口卻是大跌了10%以上!

為什麼屬於中國的香港,被中國經濟拖累的程度,反而比台灣還低?

因為,台灣對中國是在Yes或No中做「是非題」,要不就連廠帶人的擁抱,要不就拒人於千里之外。香港卻用「應用題」的態度對中國,絞盡腦汁解題,在中國與其他國家的矛盾中做生意,包括中國與台灣的矛盾,也是它的商機。

這種能耐,放眼五年甚至十年,應該很少有亞洲國家或城市可以取代。其中一項,就是知識產權(IP,智慧財產權)的服務產業鏈,包括申請、融資、交易、仲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