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教育局在寒假前夕,率先廢除了國小強制性的寒暑假作業,改由學生自主決定作業內容,並在開學之後報告。這個形式頗類似日本學生寒暑假的「自由研究」,在教育理念上是一大進步。也如同所有進步的教育舉措一般,引來不少家長和教育工作者的批評。

目前的批評主要有兩個方向:

1.取消寒暑假作業,會讓學生少了3個月精進學業的時間。
2.讓學生自行決定作業內容然後報告,會突顯學生間的貧富差距。

但是,這兩個方向都是站不住腳的。這些批評反應的並不是這個政策的問題,而是這些大人們自己的無知與保守。

寒暑假作業才不會精進學業

第一點是苗栗縣斗煥國小校長陳招池提出的。她的〈取消寒假作業國小校長:柯P割錯盲腸〉一文當中,有一大堆不符教育學實況的錯誤預設,凸顯的正是部分不思長進的教育工作者的無能。首先,她預設了學生沒有任何自主學習動機,必須靠強制力推動,但事實上,教師最重要的任務就激發學習動機。如果你無法激發學生的動機,怎麼教效果都很有限,坐在教室再久、作業寫再多,你也管不了他放空的腦袋。陳招池的說法是推卸責任,把教育工作者該做而做不到的無能,轉嫁給學生。

其次,他預設了「寒暑假作業可以精進學業」,這個想法也是錯誤的。在台灣,「學業」的內容基本上大部份都是記憶性的知識,少有實作性的技能。我們就算不去挑戰這些知識是否有價值,在漫長的寒暑假中,光是分配作業是不可能達到知識的精進的。

在學習一項知識的時候,有兩個重點:一是「少量多餐」,二是「立即修正」。所以如果你要精熟100題數學,分成10天各寫10題,會比分成兩天各寫50題效果好;而且如果你寫錯了,最好在當下立刻得到回饋,馬上修正,不然時過境遷,你會忘記自己的思路錯在哪裡,就算告訴你答案也沒有用。

由於學習的這兩項特性,本質上就註定寒暑假作業不可能有任何用處。一來時間拉得太長,除非學生真的乖乖每天寫一點作業,否則「複習」也不會有什麼效果;二來沒有教師在身邊指導,不可能立即修正,至少要等好幾個星期。

前者跟陳校長的前一個預設完全矛盾—不是說學生沒有自主學習動機嗎?你要如何確定他會每天寫一點,而不是擠在第一週或最後一週?後者更是可以從實務上得到驗證,有多少老師會認真批改寒暑假作業,然後詳細檢討的?這並不是老師們打混,而是與其做這麼沒效率的事,不如把時間先拿來複習或教授新進度。